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苏州制造业入冬 订单少税收高用工难 图

作者:晏啶枵    发布时间:2019-08-15 01:12:00    

盛夏的苏州市吴江工业园,已经停工的韩资企业普光科技工厂内,法院正在派人清算机器设备这不是苏州地区第一家停工的制造型企业,连园区内的快递员都明显感觉到快递包裹正在加速减少,园区正在日益冷清 国家统计局苏州调查队关于制造业采购经理的调查显示,6月,苏州市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8,比上月回落1.6个百分点这一指数已连续两月回落,并且跌至收缩区间 苏州调查队分析,上述指数回落主要受订单下降影响,订单指数下降影响苏州市制造业PMI下降1.3个百分点 订单下降只是表象,背后是需求疲弱、税赋趋紧、人力成本上升、研发风险、自动化高成本、政策保护等多重因素叠加,长三角经济重镇苏州的传统制造业,正在陷入一个难解的增长困境 2015年上半年,苏州实现经济总量7088亿元,同比增7.2%,继续领跑江苏,但增幅已在省内排末 “到新加坡去” “去年的时候,我不得不和客户说,你今年的货款不用给我了,可以到明年再付钱”江苏苏州地区的一名企业主李见(化名)说,这么做为的是压缩去年的收入,以防“被税务部门盯上” 李见把公司去年2500万元的应收货款压到了今年结算,“缓兵之计”是他正在新加坡注册公司,然后可以将利润转移,通过一系列的腾挪来避税 他给财新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国内现有的税制正常缴税,增值税17%加上企业所得税25%,作为私营企业主还要再加上20%的股东利得税,全部税负最高占到利润总额的近50%比如每1万元的利润,上述三项税负叠加,就需要缴纳4871元的税金 在新加坡成立公司之后,他可以把成本1元的产品以2元钱卖到自己新加坡的公司,然后再转卖给客户,这样只需要在新加坡缴纳17%的综合税金,成本大减 这一招,也不是新鲜事 另外一家在苏州设厂的台资企业负责人Sean(化名)告诉财新记者,几乎所有的台商和外资制造企业都会像李见那样做,台商私下叫做“小三通”,将利润做低,商流和物流分开,把税收和GDP都留在中国境外 “我们之前每年将国内缴税比例做到利润的4%,已经算高的了,还有的台企做的是亏损,干脆不缴税” Sean说 之前这些潜规则一般都能蒙混过关;但是这两年政府不干了 Sean说,从去年开始,地方税务部门开始清查,认为这种做法是典型的偷税漏税手段,他们会对标市场同类产品的价格,对企业的利润进行回算,核算出企业应该缴纳的税金,要求补缴 经过清查,税务部门认为Sean的企业税金应该交到6-8个点“这样的税率交上去,我们压力巨大,只有去和他们谈经过协商,我们分几年提高到这个点是有可能的” Sean说,“不光是清算今年的,还有追溯历年的情况,要求企业补缴,苏州昆山有个企业被核算要补缴几十个亿的税金” 苏州另一家生产精密仪器的公司负责人对财新记者表示,“税务部门都盯着行业龙头企业,逼着缴税,只好把销售和利润都做低一点,先躲过他们的注意力” 其公司的客户主要是日韩企业和其在国内的工厂,年销售额接近亿元之前通过各种避税手段,将缴税比例固定在含税销售额的10%左右,但是税务部门今年的力度明显加强了,“前一段时间,税务局的人在我厂里跟了整整一个月,每天都来查,查的还特别细,来了你得接待,他用磨的办法来逼你”上述负责人说 “如果都严格按照法定额度纳税,一视同仁,我们也不反对因为这些成本都是可以加到售价里的,由下家承担但现在的问题是税务部门选择性执法,查龙头企业更有效率,那么小企业偷税漏税,成本就相应更低了,使我们这些龙头企业反而失去了竞争优势”李见说 李见认为,即便在工业制造领域,不同企业的盈利模式和利润率也不尽相同“比如说量大利薄的代工工厂和量少利厚的高附加值企业,在税收上按照一个模式去套也是不合适的”税法应该更精细化,按照产业、地区来设置更精细的明确划分,也可以大大减少利益部门的寻租空间,20年基本税制没有特别大的改变,已经严重滞后于市场的发展 “去新加坡开公司转移业务和利润,是给自己找一条生路,制造业企业在国内苦撑税基,太累了”李见说 苏州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一个区域经济发展范本,所谓“苏州模式”,即是地方政府以土地、税收优惠条件招商引资,在工业园区基础上发展外向型经济工业制造业是苏州支柱产业,超过七成的外资分布在机械及装备制造、电子通信、化学制品等10大类行业,聚集了大规模的多元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 但近年来,苏南地区经济增长乏力,土地财政模式难以维系,地方政府的债务负担陡增,“税收从严”成为多地政府首选的增收办法 用工难上难 对制造业企业来说,另一大难题是——人 企业订单减少、生产任务不足带来的用工规模缩减,并未改变“用工难”的问题苏州的最新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第二季度中,500家“四上企业”(指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质等级建筑业企业、限额以上批零住餐企业、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等四类企业)有38.5%反映有缺工现象,其中制造业缺工比重为47.2% 对熟练工、技术工的需求更是一个持续性的难题“新劳动法对员工的保护力度,让企业变得被动,员工可以随意辞职”Sean说 根据苏州市统计局的调查,除了制造业,2015年二季度“其他”行业、建筑业、交通运输仓储及邮政业、批发和零售业、房地产业缺工比重分别是47.2%、37.5%、29.3%、28.6%、24.4%、11.9%住宿餐饮业仍是主要缺工行业,缺工企业比重达80.0% 与用工荒对应的,是人工成本的上升 苏州市月最低工资标准已由2012年的1370元上涨至2014年的1680元,每年增长超过10%2015年上半年,苏州市规模以上单位从业人员工资总额1193.40亿元,同比增长7.3%;从业人员平均工资28573元,同比增长10.6% “四五千块钱月薪招一个流水线工人都已经很难了,更别提技术人员” Sean说,该公司每年的人工成本增幅也达到了10% 苏州市统计局的数字表明,还有少部分企业反映用工成本增幅在20%以上 这是多数制造业企业外迁的重要原因以承接中国大陆转移生产力较多的越南为例,Sean去考察后发现,除去原材料成本,越南的电费、人工等成本是国内的60%左右,对外销企业来说,非常有吸引力 2015年第二季度,苏州500家“四上企业”从业人员24.04万人,比第一季度减少了1.33万人,用工规模环比缩减5.2% 用电量方面,苏浙皖前五个月全社会用电量增幅同比回落2.3个百分点上半年,皖电东送机组发电量同比下降15.8% “之前大陆人工成本低,还体现在社保等福利制度的不完善,对企业来说,能偷减就偷减如今劳动保护法严格执行后,这部分成本就凸显出来了,我们要在工资基础上乘以1.5来核算人工成本,这样算下来增加了很多压力”Sean说 Sean指出,目前台湾本土的生产成本已经低于大陆但他也不讳言,对多数台湾企业来说,台湾空间不足,大陆市场不能放弃,又没有欧美企业的领先优势,台企已然进退失据 “随着关税的逐步降低,将生产部门外迁到东南亚的外企,会越来越多” Sean认为 苏州市工业产业集聚度高,对主导行业依赖性强,其中前两大龙头行业电子信息、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超四成,处于绝对主导地位但受产品更新、产能过剩、价格下跌等因素的影响,近年来两大行业生产持续下行,其中2014年产值分别同比下降4.4%、2.1%,龙头行业的依赖局限开始暴露 近些年来,苏州市明确表示要进行经济转型,侧重对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的关注和扶持,新兴产业发展提速2014年,工业新兴产业投资增长5%,增速高于工业投资9.9个百分点 不过,“新兴产业虽然正在快速成长,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