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大陆一丈夫包二奶养私生子跳楼 给老婆留4000万债务

作者:南郭芈    发布时间:2019-08-15 08:19:00    

2015年8月5日讯,经营着一家空调制冷公司的廖江因高利贷缠身,从18层楼一跃而下,用结束生命的方式解脱了直到整理遗物时,妻子董娟才发现这个跟她生活了20多年的丈夫陌生的另一面——他欠下了4000万元债务,还有个交往了十几年的“二奶”,以及一对双胞胎私生子 董娟还没从悲痛中缓过神来,她一辈子都没经受过的麻烦来了,贷款公司逼债,员工们纷纷讨薪,年过半百的她独自应对这一切,成了法院的常客 整理遗物发现丈夫另一面 “下周一,我还得去法院开个庭,还是被告”说这话时,董娟显得平静而爽朗她正在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张罗着几天后的舞蹈比赛,被告的案子似乎并没有影响她的心情对她而言,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反而没什么可担心的 董娟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她和丈夫廖江结婚20多年,女儿今年已经26岁了廖江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经营着一家空调制冷公司公司规模不小,注册资本400万元,有员工五十余人 去年10月1日凌晨,董娟突然接到公安局的电话,说他丈夫跳楼身亡!她的手机通话记录显示,丈夫死前给她打过电话,但她没有接到;而就在几个小时前,丈夫还回了趟家,俩人还匆匆见了一面,丈夫怎么会跳楼了?! 然而,整理遗物时,丈夫又让董娟觉得突然有些陌生了 董娟发现,丈夫死前不仅给她打过电话,还同时给一个叫秦悦的人打了电话,同样没有接通接着,她发现丈夫和秦悦联络频密,还有孩子管廖江叫爸爸的短信再接着,董娟发现了一本房产证,上面写的是秦悦的名字 自打结婚,董娟就对丈夫完全信任,甚至从来没看过对方的手机“这是夫妻之间最基本的信任,我也不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事实上,廖江也没什么让董娟担心的,20多年来,即使应酬繁忙,他都会在每天晚上十点之前准时回家 通过搜集各种线索,董娟终于看到了丈夫的另一面从1999年起,女儿10岁的时候,廖江就有了外遇 对方是一个叫秦悦的东北女子“我先生不仅为她在北京买了房子,还在她的老家一起领了结婚证”不久之后,秦悦便为廖江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董娟说,丈夫将秦悦安顿在公司附近的一套房子里,每个周末假借去公司上班的名义,探望他们母子平日里,则按时回家 廖江身边的人对此都心知肚明,只有董娟始终被蒙在鼓里 追债人进家吃住逼腾房 很快,董娟就意识到,丈夫的死并不是悲剧的尾声,甚至才是开始 廖江去世后,信贷公司的人很快找上门来讨债要房子“十几个大小伙子,整天轮流跟着你,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董娟回忆 从2003年起,廖江就开始用家里的房子作抵押,向银行借款董娟名下的两套房产,以及董娟母亲的一套房产,都被廖江拿去做了抵押 “平时真的没有一点征兆,他对女儿也很好,所以我特别相信他”董娟说,在丈夫提出公司经营有需要,想把家里的房子抵押出去贷些款项时,她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都是一家人,我不帮他谁帮他啊” 2012年,丈夫从银行贷款500万元,投资了一个项目,血本无归迫于还款压力,他开始求助于小额贷款公司 “这就是高利贷啊,这玩意哪能碰”董娟说,他曾经劝过丈夫,但丈夫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能还上 于是,董娟便跟着丈夫,频繁地到贷款公司办起房屋抵押由于房屋都在董娟名下,因此在所有借款合同上,都有她的签字 然而,信贷公司有一笔钱晚发了13天,廖江脆弱的资金链断了廖江对朋友说的话一语成谶,他“就是在玩‘纸包火’” 一旦还不上钱,信贷公司就立即动房子的主意“当时他们的人就吃住在我家,我被逼得没办法了,只能按他们的要求把房屋腾出来了”董娟说,当初办抵押时,就已经按信贷公司的要求,办好了出售房屋的全套手续前后不过十几天,房子就被转卖 4000万债务从天而降 因为自己有正式工作,董娟从来不过问丈夫公司的经营状况,丈夫也从来不向她说起就连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公司的股东,董娟都不知情 “所有的钱都用在他的工程上了,他没往家里拿过什么钱”董娟说,她不是个在乎钱的人,“钱嘛,够用就行” 这个挂名的股东,让董娟掉进了火坑,陷入廖江留下的天大的窟窿里对现在的董娟而言,钱,怎么都是不够的了 “已经有20多件诉讼找上门来除了追债的信贷公司外,还有公司的员工”董娟说,她一点点整理散乱的材料,粗略计算下来,所有诉讼的标的金额将近4000万元! 利滚利,滚出4000万三套房子,一块地,都已经给了信贷公司,欠款的缺口仍然很大她名下的所有财产都已经被法院冻结、扣押,每个月的工资除了必要的生活费用外,也都被法院划扣 去年底,廖江的员工纷纷到法院起诉,讨要被拖欠的工资和劳务费,少则数千元,多则十几万元原本他们打算找董娟要钱,后来发现,这个“股东”比他们还惨 “这事儿,就是害了我了”说起丈夫去世后这大半年的经历,董娟的声音开始发颤,但很快的,她便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为了我女儿,我也得坚强地活着” 现在董娟和女儿只得在外租房,“也算落个清净” 一个50岁的女人,工薪族,要偿还上千万元的债务,这也许意味着她后半辈子都要还债,也还不清 对于那个“害了她”的人,董娟的情感很复杂她说,丈夫很有人格魅力,很多老员工都死心塌地跟着他干董娟还会习惯性地称呼廖江为“我先生”,可随即,她又沉默了一下说,“应该叫王八蛋吧” 向“二奶”追债理论上可行 记者注意到,廖江拖欠员工工资最初的时间在2008年左右员工们说:“那时公司效益不好,资金紧缺有钱就发,没钱就欠着” 然而,根据董娟的调查,就在廖江的公司效益下滑,开始频繁拖欠员工公司的时间节点上,他的情人和两个私生子却以投资1000万元的形式办理了新西兰的投资移民2009年,三人成功移民对于这笔款项的来源,董娟不得而知 除了应付繁复的诉讼之外,董娟也在想尽办法找救济途径她甚至在考虑,是否可以找秦悦要钱 “我这都半百的人了,又开始一点点学法律”现在董娟每天都在法院、公证处、派出所、法律援助中心之间奔波着 董娟认为,秦悦的房子是丈夫出资买的,用的钱就是他们夫妻共同财产,她对此并不知情,起码有理由要回一半在丈夫艰难的时候,并没有抵押秦悦名下的房产,董娟顾不得她与“二奶”的待遇不同,至少,这还让她残存了一点希望 为了探知可行性,记者专门采访了北京律协婚姻与家庭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米良渝律师米律师介绍说,从法律上来讲,如果丈夫瞒着妻子,用自己名下的钱给情人买房或投资,妻子完全有理由起诉,要求第三者返还或赔偿自己的财产损失但是,主张权利需要举证虽然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可以请求法院对丈夫与第三者的财产情况进行取证,但妻子还是要拿出一些跟自己有利害关系的基本证据来,比如房产原来在丈夫名下被转移的证据、丈夫出资的证据等等 不过,米律师也不无担忧地说,此案中的秦悦已经移民,很可能是外国籍,即便房产在国内,可以在房屋所在地法院进行起诉,但案件涉及涉外送达,要走涉外诉讼程序,能不能找到人都很难说 家财企财需要一道防火墙 米良渝律师表示,董娟的悲剧对于家庭财富管理很有警示意义作为名义上的股东,即便不实际参与公司的管理,也要了解公司法对股东权利义务的相关规定即便是挂名的股东,也要承担一些重大的义务,如果公司经营出现问题,很可能会带来财产损失 对于那些夫妻店,父子店,风险就更大通常情况下,这种企业会将家族的全部资产都投入公司经营,甚至把自己住的房子抵押贷款运作公司一旦公司亏损、破产,就会连带家庭遭殃所以,在家财和企财之间,一定要建一道防火墙,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