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朱镕基赞誉的一代宗师 一生未婚未育只做一件事(组图)

作者:楼绐姗    发布时间:2019-05-29 12:04:00    

1997年,一位年近百岁的老人,在清华园走完了人生最后的路程 在这个他爱了70年、教了70年的校园,老人弥留之际的最后一句话是:“这里是清华大学” 陈岱孙,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和教育学家从1928年起,陈岱孙就担任清华大学经济系教授、系主任迄今为止,他是为清华工作服务年限最长、奉献最大的校友之一,被朱镕基誉为“一代宗师” 陈岱孙雕像 陈先生桃李满天下,但终其一生,都是孓然一人 他在清华是出了名的单身贵族——长得帅,出身好,学问高,又绅士 他总是西装革履,衬衫熨得平平整整即使在那个炮火纷飞的战争年代,陈岱孙在西南联大依然着装体面 陈岱孙在西南联大任经济系教授、系主任(后排左三) 陈岱孙在西南联大(左三) 这个剑眉、目光如炬、鼻梁挺拔的教授,脸上透露着坚毅的男子气质陈岱孙如此儒雅高贵,以致于西南联大的女生们都一度把他奉为男神,视为择偶的标准 陈岱孙出身高贵 在福建当地,螺江陈氏是个大户人家、簪缨世家由古至今,有官至刑部尚书的陈若霖、清末帝师陈宝琛、海军中将陈庆甲、我国第一架水上飞机的制造者陈兆锵,文才武将都不缺 陈岱孙的外系亲戚也颇有威望,他的外祖父和舅父都是清政府的驻外公使,位高权重,陈岱孙可谓是名正言顺的世家子弟 出生于世代簪缨的家族,陈岱孙也是自小耳濡目染那时恰逢新旧时代转换,人们既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滋养,又受西学的影响,陈岱孙也一样,所以一不小心就学贯中西 宣统皇帝退位后,陈家的教育也发生了改变由于旧式教育已经跟不上时代变化,民国二年,除了旧式私塾,陈岱孙的父母还请了新式小学的老师为他补习英文和算数 这样的双轨教育持续了两年,十五岁的陈岱孙考上了福州当地的鹤龄英华学校,这是一所由卫斯理公会信徒张鹤龄捐资创办的新式中学陈岱孙成了那里的“专读生”——免修各年级的全部中文部课程(国文、经书、中国史地等),专修外文部课程(英文、外国史地、数、理、化、生等)陈岱孙只花了两年半时间,就修完了外文部四年的课程 1918年初,从英华学校毕业后,陈岱孙考入了清华大学留美预科班两年后赴美国留学,开始学习经济学 1922年,陈先生取得威斯康辛大学的学士学位,还获得了美国大学生的最高荣誉——金钥匙奖为了拿到哈佛大学的博士学位,整整四年,陈岱孙都在图书馆专用的小房间里闭门读书,研读经济学和哲学 图书馆的房间,将他与外界的纸醉金迷彻底隔离 哈佛的博士学位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的虽然每天都在发奋读书,到了答辩时间,陈岱孙依然非常紧张,“紧张得汗顺着脊梁往下流”所幸他的论文《马萨诸塞州地方政府开支和人口密度的关系》一举俘获了四位答辩官 作为班上最小的学生,陈岱孙一次通过,顺利拿到了博士学位直到这时他才发现,来了美国之后自己从没去过其他国家,于是匆匆到英、法、意这些国家作短期的考察和研究 1928年起,陈岱孙开始担任清华大学经济系教授和系主任第二年,29岁的陈岱孙又兼任法学院院长,在当时他是同时期最年轻的院长 在清华,陈岱孙的授课风格很独特经济学理论相对枯燥无趣,但是他的课却从没人缺席 每次一到陈岱孙上课,课堂总是爆满上课前一两分钟,陈岱孙就穿着熨烫妥帖的深黑西服和雪白衬衫,站在黑板前等待上课了而他讲完最后一句话时,刚好下课铃响大家都说,如果他讲课结束下课铃还没有响,那绝对是钟坏了 陈岱孙讲课出口成章,如果把每一次讲课的内容记下来,都是一篇极好的经济学文章他最著名的作品《从古典学派到马克思》,其实就是一份在学生手里流传的讲义 理论扎实、学术能力强,但陈岱孙著书极少老一辈的学问人,对著书立说都相当谨慎,总要一改再改,改完还总觉得差强人意,所以最后干脆不发表了,对陈岱孙来说也是一样 陈岱孙不仅在清华教书,他还是北大的教授在北大,最出名的两个教授,除了冯友兰,就是陈岱孙了 朱镕基亲笔写信祝贺 课教得好,长相姣好、举止儒雅、谈吐幽默,陈岱孙本应有一段才子佳人的美好姻缘然而,这个道理在陈岱孙这儿就是行不通 追求陈岱孙的人不在少数,然而却依然独身一人对于他终身未娶的原因,外界也有很多揣测 有人说,陈先生当年风华正茂时,曾与同学同时爱上一个知性女子,双方约定,谁先取得博士学位,谁就娶她为妻两个人同时赴外留学,结果当陈岱孙还在信守诺言,终日泡在图书馆里苦读时,他的同学早已略施小计,捷足先登了 笃行君子之义的陈岱孙受到了重击,从此便独善其身 这个传闻主要是新华社的著名战地记者、作家唐师曾所记录坊间另外一种传闻则来自译界狂才许渊冲,陈岱孙和周培源在美留学时同时爱上一个女同学,回国后周培源抱得美人归,陈先生因此终身未娶,但与周的友谊却持续了一辈子.陈岱孙成为周家的常客,在周家困难之际,他还曾慷慨解囊两人还是同事,在得知周去世的消息时,陈岱孙也控制不住而掩面痛哭 周培源和夫人王蒂澂 陈先生的侄女唐斯复在一篇回忆录里记载道,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记者曾经在采访陈先生时问及其终身未娶的原因陈先生回答:“一是没时间,二是需两厢情愿我认为后者是主要的” 其实,50年代的陈岱孙还是相过一次亲的他和那位女士约在北海公园白塔下的茶座,那位女士穿着整齐,脸上略施脂粉,戴着金丝边眼镜听说她挺喜欢陈岱孙的,但是陈岱孙没兴趣,也就不了了之来提亲的也少,但都是有上文没下文 九十岁生日之时,陈岱孙还在给两百多个学生上课九十五岁时,他还亲自为来自台湾的女博士主持毕业答辩 “没时间”,“自理能力强”,这些都是单身贵族陈岱孙先生终身未娶传说的最好脚注 陈岱孙的生活自理能力很强,衣柜、箱子整整齐齐,留下的枕套、被单还能用好多年 这些学界内闲暇之余的八卦谈资,无疑给陈岱孙的学术人生增添了几分传奇的色彩不管怎样,或许正因为终生不为家室所累,独善其身,所以才有更多的精力奉献给学术和教学工作 陈岱孙教了70年,培养出的优秀学生数以千计,他的一生,都在为国家的高等教育事业、为他所深爱的经济学科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在过去这几十年中,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一直在学校教书” 或许正因为陈先生的一生的心思都在教学上,条件优越的他没有风流才子的花边新闻,才让人们对他的感情生活有了许多揣测几个传说无疑给他并不波澜壮阔的人生增添了几分传奇色彩 但是,人生的诱惑何其多,一辈子甘于只做一件事,用一辈子做好一件事,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