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大陆民运声援法轮功第一人 遭酷刑何德普8年后出狱

作者:宁扬灰    发布时间:2017-08-07 12:03:25    

被判刑八年的中国民主党成员何德普星期一刑满出狱,但就在监狱外因拒绝搭乘国保的车辆及抗议当局,被打倒在地下午,一批同道人又被公安堵在他家楼下,禁止探望何德普接受本台采访时,讲述了他在狱中遭受的酷刑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圖片: 何德普刚离开监狱就被公安打伤 (何德普提供/记者乔龙)   星期一,被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八年的中国民主党成员何德普刑满出狱,而准备迎接他的查建国等一批异议人士被当局禁止到监狱外迎接,但仍有部分人不顾当局阻挠依然前往查建国当天中午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何德普在11点的时候,出狱后在半路上给我来了一个电话我们俩说了几句话就被打断了他在监狱外头和警察打起来了,手也给打伤了来了二十多警察,去了好几个人也没有见到何德普”   记者于下午一点多致电何家,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对记者讲述了被打的原因:“是他不坐警察的车,然后他们就打,把他给打得手也破了,脖子上也弄一大道子,好几个人打他,是国保打的你说我们不坐车就不坐车吧,然后上去就打,你说哪有这样的” 记者:“您看他的状态怎样,跟以前比” 回答:“反正瘦多了,瘦多了,他原来156斤现在差不多120斤”   何德普告诉记者,公安的做法令他愤怒:“国保的警察把我给按到车里去,后来我就非常生气我是自由人了,强行地把我按到警车里去,这是什么行为后来跟他们讲理,结果不讲理还动手,抓我的脖子,后来给抓破了有一个比较年轻的打我的脸,打了两拳,把我给打到地上去了”   何德普表示,公安的粗暴行为是对人权的践踏他在监狱门外表达抗议,结果再次被打:“我在监狱大门外前说了第一句最想说的话,‘要结束一党专制,建设自由中国,不自由吾宁死’他们听了这句话非常害怕,又打了我一顿” 稍后何德普和妻子被带到派出所,并向他宣读了一份通告才让他回家而一批朋友也到达何家,但遭到楼下二十名公安阻止及殴打   何德普回忆狱中最难忘的一段经历:“最黑暗的一段时间就是国保警察把我抓到一个小黑房子里,有二十几个国保警察轮流对我实施酷刑四个人一组,每个人看我一个手腕,一个脚腕,被子不准盖住手腕和脚腕我要是缩进来他们就给他(手腕、脚腕)抻出去最激烈的时候他们四个人,每个人按住我一个手腕和脚腕一起用力就把我拉成一个大字”   他说这种情况持续了近三个月,令他落下后遗症:“在木板床上一躺,就是八十五天,所以我的肩部,腰部,还有胯部都割破了那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八十五天”   何先生在服刑期间患有严重的高血压他说,狱中的条件非常差:“可以说没有有效治疗您看我这个高血压病,从刚开始治,到现在一直就没有什么效果先头给你一点药对付对付,这几年基本上可以说凑合,就是几年对付下来了,高血压一直就是比较高”   何德普认为,导致疾病严重的原因之一是狱方很少给他放风:“每天一关就不让下楼,就是一个星期,很少放风奥运会之前我们这个监狱进行平改坡,每个监狱楼上都要盖成坡型,这一下有四个月没放风”   何德普夫妇星期一对外发布一封感谢信,感谢八年来朋友们,国际友人,媒体及网站的声援,让他们一家人在那最黑暗、最艰难的日子里,平安走过来   面对未来,何德普表示:“对中国的这个监视居住制度非常非常的气愤,我今后要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要废除中国的这个监视居住制度”   现年55岁的何德普曾参与1979年北京西单民主墙运动及八九民运,1998年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2003年11月6日,被北京市中级法院判刑,入狱8年零3个月后获释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下,何德普曾于1999年7月23日写了《法轮功学员也享有公民权中共不应用专政手段对待法轮功》文章,当时,他以中国民主党党员的身份,公开站出来支持法轮功,在国内的民主人士中也是第一人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八年前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入狱的、北京著名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成员何德普于今天(24日)出狱今天前往监狱迎接他的朋友,均遭到当地公安阻挠或被带到派出所而何德普因拒绝搭乘当局安排的警车回家,遭到20多个警察殴打 刚出监狱 再被要求上警车 今天重获自由的何德普,刚走出监狱就遇到不愉快的事中午,刚回到北京家里的他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出了监狱大门,国保、警察就让我上警车,我说了几句话,就发生了冲突,然后打起来了这太过份,刚从监狱出来,又马上要求上警车,不就马上进入大监狱,所以我非常气愤,他们不管,说‘我们执行命令’然后拳打脚踢,把我的手和脖子都打破了,我挺气愤,也还手了,他们人太多了,有20多个人,打了一顿,把我弄到警车里去,拉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当地公安对何德普宣读了出狱后的“九不准”规定何德普说,是一些规章制度,如果批评政府,宣传自由民主理念等等,还要抓人 何德普接着说:“我一直都这样过来,8年前,我批评中共政府;在监狱里,我也批评;出来以后我依旧如此从前我是中国民主党党员;8年当中,我也是;出来以后我还是我认为我的信仰和过去的理念,没有错误,既然没错,我就坚持” 对于何德普的身体状况,他表示,这8年当中,身体受到酷刑伤害,生活上充满了屈辱和痛苦,身体很不好,他表示以后会公布详情 约上午十一点,刚刚结束与何德普通话的北京另一异议人士查建国告诉大纪元,他在前往接何德普时,在监狱外头被警察殴打,“当时有二十多个警察,手被打伤了....”采访电话突然断线 查建国:关押政治犯是中国政治的耻辱 何德普出狱前夕,北京公安通知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命令贾建英坐警车去监狱接丈夫,并严禁何德普与朋友来往,包括不许朋友到监狱迎接,也不许到家里探望 但今天仍有十多位何德普的朋友准备去迎接他时,均遭到警方阻拦贾建英表示,今天本来心情很愉快,但没想到,很多朋友被拦在外面刘凤钢被带到派出所,徐永海在楼下被国保殴打 对于北京警方的做法,查建国表示,凡想见何德普的人都是有道理的,对于中共警方禁止别人去接和欢迎何德普出狱,并且强制何德普上什么车、怎么返家,这于情、于法都说不过去“作为公民来说,我们有权利会见我们的朋友,所以这种做法是违法的” 对于中国异议人士的处境,查建国表示,这说明当局的人权记录还是很差,它不准备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如果你要进行改革,你怎么可能继续镇压、不断抓人关人,这些人都是以和平非暴力的、要求推动中国政治改革的人现在监狱里还有很多政治犯,这都是中国政治的耻辱,也是中国不尊重老百姓人权的一种表现 何德普背景资料 何德普今年55岁,他于1979年创办北京青年杂志,曾参与西单民主墙运动,也是中国民主党的始创人之一;1998年12月,参加竟选北京人大代表,还参加中国民主党的筹建活动,是中国民主党联合党部的监委会主任2003年11月,被中共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8年 当时,面对不公平的判决,何德普在法庭上讲了24个字:“结束一党专政,走向民主政治,反对政治迫害,实现司法独立”因此,法警用手铐把他的双手反铐在身后,并对他大打出手,导致他的左耳失去听力 何德普在看守所遭到警方虐待,连续罚站了87天,之后被送到转运遣送处也遭到了警方的毒打而在正式拘捕前,他被当局秘密关押了三个月,名义上是“监视居住”,但没有任何法律手续 当局禁止贾建英向外透露丈夫受虐情况,一度剥夺其会面的权利这8年来,她长期遭到当局监控,每到中共重要日子或有外国政要来访,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