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一纸‘秘密协议‘见证‘李刚门‘案‘公审‘是做样子

作者:糜钏析    发布时间:2017-12-01 05:09:06    

备受世人关注的“李刚门”案1月26日就要在河北望都县法院公开审理了25日,40多名记者要求旁听此案,但却被法院以“法庭太小,无旁听席位”的理由遭“委婉”拒绝因为是“公开审判”,保定市两级宣传部门除了派出大量人员“跟踪”记者外,保定市政法委和市委宣传部还与5家媒体达成“秘密协议”,让5家媒体各派一名记者参加旁听,以示“公开审判”,但报道时必须采用其提供的新闻通稿 显然,法院给出的理由不能成立,真正的理由是当地政府害怕媒体曝光,不想让记者参与旁听但既然已经放出风去,要“公开审理”,就不能不装出个“公审”的样子,于是就有了这则“秘密协议” 尚不知在协议上签字的是哪5家媒体和哪5名记者,在此,我不想为获此“殊荣”的5名媒体记者表示祝贺,相反,我为他们感到悲哀因为他们被当成了道具,成了任人摆布的木偶既然签了协议,就得按照协议办,接受甲方的条件:报道时必须采用其提供的新闻通稿既如此,他们何必参与旁听,干脆将拿到手的新闻通稿照发就是了这样一来,公众还能知道庭审真相吗 不知别人如何,反正我是不大相信新闻通稿的众所周知,新闻通稿是一种颇具中国特色的官样文体,其最大功能是统一口径,最大特点,也最为人诟病的就是模糊和掩盖事实真相往往是这样的,当某地发生了爆炸性的负面新闻时,当地宣传部门马上就会拟定新闻通稿通过媒体广为发布,在通报大致的新闻事实的同时,尽可能将关键的新闻元素掩盖起来,本着避重就轻,息事宁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轻轻地将事情淡化处理了 在签协议前,这5名记者应该清楚,他们接受的是一纸不平等协议作为记者,他们最清楚新闻通稿的上述特点和“权威性”,即便在庭审中掌握到了许多真实的信息和内幕,他们也不能对外发布,只能昧着良心照发新闻通稿我不知道签协议前,他们是否提出了异议甚至抗议,但在目前的语境下,即使抗议也没用如不签,甲方可以立刻让你走人,邀请其他媒体记者签字记者没选择更没抗议的权利,这正是做一个新闻记者的艰难之处 正如一位律师所说:“新闻媒体和官方通过权力交换的方式换取旁听资格,扭曲了公开审判的含义,也是对公众知情权的伤害”他还说,“公开审判的含义应该是允许新闻媒体公开采访、公开报道”上述“秘密协议”不仅与《信息公开条例》规定的政府应该满足公众知情权的要求相悖,也违背了2007年10月31日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关于保障新闻采编人员合法采访权利的通知》精神,通知明确提出:新闻采编人员合法的新闻采访活动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干扰、阻碍新闻采编人员合法的新闻采访活动 5名记者屈从于甲方的要求,在不平等的“秘密协议”上签字,此举本身就昭显了新闻采访权还很弱小,记者并不能充分享受自由采访的权利而无采访自由权就没事实真相可言,就没有公众知情权可言,就谈不上舆论监督,因此一定要保障记者的采访权就目前形势而言,要保证新闻采访的自由权,单靠新闻出版总署发的一则《通知》不管用,关键是要促成国家制定出台《新闻法》,用国家大法来保证记者自由采访的权利,非如此,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