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法轮功的重大转折 天安门广场上的钱运会事件

作者:岳召鲶    发布时间:2017-12-03 13:06:02    

10年前的今天,大年三十,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一个重大的事件这个重大的事件它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所以今天就和大家来讨论一下 10年前的大年三十下午天安门广场有5个人自焚,官方新华社立即宣布自焚者为法轮功学员,并且声称另外有两个人自焚未遂,这件事情就成为中共在迫害期间最重大的事件之一,那今天我们来讨论一下 事件回放 首先我们来回放一下这个事件,这个事件是以央视的一个录像为主,以后还有新华社、央视等喉舌媒体一系列的报导,后来针对央视这个录像,海外的媒体有一个获奖的影片叫做《伪火》它就是把央视录像的慢镜头進行分析,指出了其中很多破绽的地方,后来央视就把《伪火》当中指出的破绽的地方,删除了以后重新编辑,再继续发行如果当时没有保留央视第一个版本的人,自己手头又没有《伪火》或者几个在《伪火》之前类似的版本的揭露央视录像的破绽录像的话,现在你可以找到的多半都是那个修改过的版本 如果对这件事情有兴趣的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最好是找到《伪火》这部获奖片看一下,我就不想重复这个片子里面的所有的内容了,只是想提出一些最主要的大家知道在这个自焚案当中有两个人死亡,一个是当场死亡的,一个是事后死亡的当场死亡的是刘春玲,在这个录像当中就非常明显的可以看到,刘春玲是被重物击打以后倒地的,击打时被打的那个部份飞出一个物体,这个物体不清楚是来自于刘春玲本人的身上,还是来自用于击打他的那个物体,但是由于当时有火焰和灭火器的喷射,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是个硬的物体,而且这个硬的物体是逆着灭火器的气流飞行的,飞出一个弧度以后落下来,同时刘春玲在那边倒下去了,这是一个非常清晰的镜头 王進东盘腿坐在地上警察拿着一条灭火毯站在他的背后(视频截图) 第二个重大的疑点就是王進东,王進东是自焚者之一,当时在央视的录像上他是盘腿坐在地上,在两腿之间放了一个塑料瓶,后来央视说这个塑料瓶,看上去像雪碧瓶那样的塑料瓶,说是里面装满了汽油的,一名警察拿着一条灭火毯站在他的背后,这时王進东在大喊口号,而那个警察非常安静的等着他喊完口号,然后把灭火毯盖到王進东的头上,在整个过程当中王進东的身上没有火,没有烟这一段的镜头和新华社的报导是不符合的 大家知道新华社最著名的一篇报导就是2000年1月30号,也就是自焚发生后一个星期的一篇报导,叫作「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始末」,在这篇报导里面说的是,随后一团烈焰从这名男子身上喷出,窜起一道浓烟,烈焰中这名男子声嘶力竭的叫喊,也就是说这段时间这个镜头他在喊叫的时候,应该是看到烈焰和浓烟的,但是镜头里的人,无论是自焚者还是救火者,都非常休闲的就像度假一样,而且王進东的身上既没有火也没有烟,要用灭火毯子去盖什么 对这个矛盾,不符合文字描述中应该有个解释的,一般来说,在科学上能够把所有现象解释的让所有人都信服的往往是最接近事实的《明慧网》曾经有一个报导说在2002年初的时候,李玉强,央视《焦点访谈》的记者兼编辑,专门负责报导迫害法轮功的消息的,李玉强在河北省省会的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采访一名法轮功学员王博的时候,曾经和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進行座谈,当时有个法轮功学员就质问她在自焚那部影片当中镜头里面的各种疑点李玉强不得不在座谈会上公开承认,说广场上王進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進去的,这个镜头是补拍的,她还说是为了让人相信是法轮功学员自焚,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 这个解释是最能说明央视录像所有无法解释现象的,而其它官方的正式解释都解释不了这个录像上被指出的破绽按照央视和新华社的报导,说自焚的人是法轮功学员,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能够想像一个视死如归的人,准备去自杀的人,会去配合央视的要求去重拍吗你今天你让这些抗议强拆自焚的人去配合央视要求去拍一个污衊他的,来帮助当地政府说话的影片让他来重演一遍,你说他愿意来吗 第三个重要的疑点是录像本身这个录像你可以看到是从两个以上的角度拍的,现场至少有两台摄像机,另外一个是在高处远处,现场的两台摄像机至少有一台是跟踪刘春林的,一台是跟踪王進东的,凡是做过记者的人做过现场报导的人都知道,要拍摄一个突发事件的现场有多困难,即使你是有备而来都非常困难的,所以至少现场的两台摄像设备是事先安置好的或者是安排人拿着摄像机等在那里的 另外一台是广场的监控录像,从监控录像镜头的跟踪摇动看是有人在控制的,那也说明那个录像不是随机拍摄而是事先准备好的官方曾经解释说当时有三家外国媒体在场,还威胁说要起诉这三家媒体,他说录像就是从CNN,就是美国有限广播公司那里拿来的这个说法立刻就被反驳了,这两家被指控的媒体,美联社和法新社,他们表示当时他们的记者根本就不在广场,而CNN声称央视的录像不可能来自 CNN,因为几乎是自焚刚开始的同时,CNN的摄影师跟记者就被抓了,当西方媒体指出中共关于三家外国媒体在场、录像从CNN那里拿来的是谎言之后,中共当局就再也没有提什么起诉外国媒体和录像是来自CNN的故事了但是他仍然没有解释录像究竟是谁拍摄的,为什么能抓拍到那么多完整的镜头 这个事情的后续发展也有一些疑点的地方,一个是刘思影气管插管以后被央视采访能唱歌能说话,大家知道烧伤病人的吸入性损伤造成的喉头水肿,以至于呼吸困难是气管插管的原因,气管插管切开的位置应该是在喉头之下,也就是在声带之下,之所以插管是因为喉头堵住了,不能呼吸当然也就不能说话,如果能说话就说明喉头没有水肿根本就不用插管子,或者说就可以拔管了,因此后来的解释说气管切开经过训炼以后也能说话,这个是在其它的情况下,不包括烧伤的喉头水肿,因为只要水肿能够消掉了能说话了,他就不需要再留着气管切开的口子了 后来刘思影在3月17号,也就是说在将近自焚2个月不到的时间内死亡新华社有一个报导说是北京积水潭医院的院长蔺锡侯介绍说刘思影有心肌炎,而且一直没有痊愈,说她心脏功能始终存在异常,特别是说近两天来,就是死亡的前两天病情急遽变化,心律增快,而且说近日化验心肌酶谱也有改变,他说这些特征表示大面积烧伤导致她心脏功能進一步严重损伤,最后全力抢救没有能够挽救她的生命但是积水潭医院的医生则表示,刘思影的烧伤恢复得非常好,而且在死亡之前她的各项检查,包括心肌酶谱的检查一直是正常的就在死亡前一天16号的检查也是正常的,所以她已经准备出院了 就在17日的当天上午8、9点钟的时候,就是这个介绍情况的院长蔺锡侯和北京市卫生局的医政处长去了刘思影的病房谈了很久,他们离开以后到中午11点、12点的时候,医生就发现刘思影已经病危,很快就死亡了一个院长和北京市卫生局的医政处长和一个12岁的孩子有什么可谈的而且就在她都恢复了要出院的时候突然死亡,她的死亡和上午院长和北京市卫生局医政处长的探访有什么关系这些都是中共需要解释的疑点 整个天安门自焚一共只有两名死亡者,这两个是母女两个,显然有人不愿意让她们活着,是谁不愿意让她们活着为什么是她们而不是另外的几个人这母女两个是外人,显然有人不想让她们说出她们所知道的真相,那么真相是什么至少《华盛顿邮报》的菲利普.潘(Philip Pan,潘公凯)在自焚以后到郑州采访,恰巧又是采访这两个死者所来的地方,他写了一个报导,所以全世界都知道这个报导证实了刘春玲不是炼法轮功的 自焚的大背景和中共的短期需要 我们现在再来看一下自焚当时是在怎么样一个大背景下发生的首先第一个在法轮功学员方面,由于对于这个迫害认为有必要跟中央讲清法轮功真相,因此他们就到天安门广场去向中央呼吁,到天安门广场去炼功、打横幅,那一段时间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广场去已经成为天安门广场的一个常态了CNN当时为什么到广场去,就是看能不能在除夕的时候捕捉到一些法轮功学员抗议的镜头中共对这一点是非常头痛的,因为中共对自己的面子是非常看重的,而天安门广场对中共的意义又是非同寻常,因为中共把天安门广场看成是它统治中国的象征天安门广场对中共的意义如此重要,以至于在六四的时候清场,清的是什么清的就是天安门广场,不惜动用几十万军队,动用坦克到天安门广场清场在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广场成为常态的时候,中共就迫切的非常想像六四那样子来一场清场,只不过这一次采用的方法不一样而已,这是第一 第二是全国民众的态度,因为中国人太熟悉中共的政治运动了,所以把这一次迫害法轮功又当成是中共的另外一次政治运动,尽管大家都根据在中共统治下的政治运动的经验,在这一次是躲着法轮功,怕被沾上,但是那是对政治运动的一种习惯的反应,而并不是真正的相信了中共的宣传,所以民众并没有积极的或是被动的加入迫害,因此中共对于这一点也非常不满意 第三点就是中共和它的头目江泽民,就是发动这场迫害的罪魁祸首,他们当时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所谓「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计划是彻底落空了,而反法轮功的宣传又没有了后劲,经过了文革和六四的民众对中共这场运动又不感兴趣,而法轮功方面又没有任何丝毫妥协的迹象,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中共是灰头土脸的,里外不是人 历史上没有一场中共的政治运动是持续那么久的,即使在文革期间也是需要不停的提出新的口号、新的敌人,包括一个一个的小运动,使文革能够继续進行下去的大家如果还记得文革的话,文革是由多个运动组成的,有每个不同的阶段,包括红卫兵运动、工宣队、军宣队、夺权、一打三反、抓五一六,什么二月逆流、清理阶级队伍、批林批孔等等所以中共最高当局在那个时候,确实是需要新的事件来为它这场迫害加注新的动力,这是大背景 从另外一方面就看中共一个短期的需要,就是每年4 月份前后在日内瓦会召开联合国的人权会议在前一年,就是2000年的第56届联合国人权会议上,法轮功学员不仅在大会上发言,还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在场外又有大批的法轮功学员炼功抗议,而其他国家的代表也谴责中共的迫害所以在联合国的人权会议上,中共是焦头烂额,也就是说在国际上它也得不到支持到了 2001年的时候,中共就迫切需要改变在联合国的被动状态,所以就策划了一个百万人的签名,打算在2001年到日内瓦去打民意牌 但是民意牌需要民众的参加,签名也需要有人签哪,需要一个重大的事件使得这个签名运动可以進行结果签名运动是1月11号在北大拉开序幕,到了16号正式在中科院开始的,7天以后就发生了自焚,签名就得以铺开進行下去了这是中共的短期需要 自焚的后效应 我们再来看一下自焚的后效应自焚案给中共一个重新组织力量来加剧迫害法轮功的机会,这个重新组织的力量就包括暴力,自焚以后就把在这之前秘密使用的暴力公开化了,而且是没有禁忌的公然使用了 这个典型的案例是湖北麻城的一个法轮功学员王华君,被警察打得奄奄一息以后浇上汽油「被自焚」那是2001年4月18号的事情,也就是自焚伪案发生后的3 个月,中共的反法轮功的运动达到最疯狂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被」这个说法现在的这个「被……,被……」已经被大家公认是中共所制造的假案如果我们现在回过头来,当时这个法轮功学员「被自焚」的话,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事情早在那时候,这种「被死亡」的在那时候就已经发生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了也不能不说那个时候的「被自焚」案件,是不是和今天中共的官员广泛的敢于使用「被死亡」有关系 第二个是高压宣传我曾经以【焦点访谈】反法轮功的节目为例分析过中共的宣传,就是在前三个月的反法轮功的宣传高潮过去以后,似乎是弹尽粮竭,连节目都做不出来了然而到了自焚以后又掀起了第二个高潮,那一次持续了一年左右,后来又低落下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起来过,原因很多,我们今天就不在这里讨论了 第三个就是洗脑转化《华盛顿邮报》的约翰.庞弗烈德(John Pomfret)写过一篇报导就是谈到了一个中共高级官员谈到了自焚以后,中共的策略就是暴力、高压宣传和洗脑转化,说三者缺一不可其中他谈到暴力,是自焚给了中共一个公开使用暴力的理由,而反覆播放刘思影的录像就是这一类高压宣传一个最典型的表现 关于高压宣传还有一个特别的现象,就是自焚是一种极其痛苦的抗议形式,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在历史上针对当局的自焚者都得到社会的普遍同情,而产生对当局的不满南越在当时有一个僧侣自焚,针对当时南越政府、抗议南越政府的自焚,很多人认为这是造成民众转向,转而反对政府,最终导致北越击败南越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排除中共和苏联支持北越这个外部因素,民意由于自焚的变化是重要的内因 而最近发生的突尼斯小贩的事情,导致民众对独裁统治者总统不满而引发全国抗议,最终导致总统出逃,全国变天,被称为「茉莉花革命」而大陆的拆迁受害者自焚也得到广泛的同情和对当局的不满,古今中外大概只有2001年1月23号发生的自焚,不论自焚的人是什么人,中共的宣传把这个仇恨引导到严禁杀人和自杀的法轮功团体,这件事情也算是人类历史上一大奇观了 为什么会这样当然有多种原因有一个原因我觉得不能不考虑的,就是当局的拆迁和其它的冤案现在已经相当普遍了,在民众当中有很多人都有切身体会,而网路的普及使得部份的信息得以在中共封锁之前传出来,所以这些拆迁的自焚和其它的冤案传出来以后,民众就普遍不相信当局的说法了 而法轮功尽管在迫害之前已经有至少几千万人到上亿人修炼,但是不修炼的民众对法轮功究竟是什么还是不清楚的,而法轮功学员又被剥夺了发声的权利所以相比较而言,我们更能够体会到全面获取信息有多重要,中共也很明白这一点,所以对法轮功的信息封锁是最严厉的反过来说,要真正了解自焚究竟是怎么回事的话,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了解法轮功究竟是什么 另一方面的后效应是在法轮功学员方面大家都知道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之前,他呼吁的对象主要是中共最高当局,而自焚以后法轮功学员转向对民众讲真相,对中国人民去讲真相了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就是写《失去新中国》那本书的作者,他最近写了一篇关于长春插播者的文章,这篇文章是在西方媒体发表的这篇文章的题目叫《進入细微的电波》,这里面有一段描述很能说明问题 他说有一位长春的修炼者到梁振兴(长春插播的主要发起者之一,后来被迫害致死)长春的住处,想劝他不要做插播这件事情梁振兴仔细的听着,然后突然反驳说,到天安门报到的做法已经结束了,永远被自焚玷污了,所以不要再向共产党乞怜,而是直接走向民众他说民众在法轮功和共产党之间如何摆放自己的位置,决定了他们的精神命运,对不对,也许民众是和我们在一起的,但是只有在知道事实的情况下才会这样这是法轮功学员认识到了,最终要把事实真相告诉民众,也许比到天安门广场去向中共当局呼吁更重要这是在天安门自焚以后,发生的一个重大的转折 谁需要证明自己 最后我想谈一下,自焚的真相应该由谁来揭开《伪火》这部影片和其它很多的调查都揭露出自焚是一起中共策画的栽赃伪案,但是还是有人不相信,认为中共不大可能造出这么大一个案子来,还有人认为说,法轮功学员提出的证据不充分不全面事实上是中共掌握了全部的资源,所以要一个被诬陷被迫害的群体自己去举证,来证明自己无辜,本身这种想法就是极其荒谬的 现在中共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当年公开对民众制造假案而被公诸于众的还不多,现在是随着制造假案的普及和公开,民众是越来越认识清楚了你像「钱云会案子」、「天价高速公路案子」,民众从一开始就质疑,也可以说通过这些年来中共的为非作歹,民众也练就了火眼金睛了但是同时也可以看到,就是在这些案子当中一些显而易见的疑点,要叫不掌握资源又受到威胁的受害者和村民進行举证,还是相当困难的,而当局就随意用荒唐的理由来解释民众的质疑 在钱云会案子当中,村民和家属要彻底还原当时钱云会死亡时候的真相,并且提出一个让所有人都相信的过程,还是有相当难度的那么一个地方当局制造的相对比较小的案子尚且如此,中央精心策画的惊天大案当然更是如此其实拿钱云会的案子做对照,我们就可以想像出来,民众他只要提出质疑,他根本就没有提出答案和举证的义务当局的回应如果不符合逻辑,不符合常识的话,要举证证明自己无辜的责任就在当局自己,而不在受害的民众 就是当局要说自己没有责任,那么举证的责任在他自己而且很难说地方当局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的制造杀人害命的惨案,不是受到了10年前中共制造的自焚伪案的鼓励和启发,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既然地方当局看到10年前中共最高当局都可以制造伪案,而且看上去好像还没有受到惩罚,那地方当局当然就敢于去不断的制造案子 所以我们看到发展到今天,对钱云会案就是公开的在光天化日之下谋杀,它是经过一个发展过程的如果我们追寻下去,可以看到现在这种公开的制造冤案、伪案成为公众事件的越来越多了,但是它的起源很可能还真是在10年前的天安门自焚其实是老天有眼,现在大家都在说「人在做,天在看」,10年前除夕天安门广场的一场大火,央视放的那个录像罪不可赦而8年以后的元宵节一场大火烧光了央视的新址副楼,那个「大裤衩」下面的那个东西,是中国人叫「命根」的东西,连「命根」都烧没了,你能说那不是报应吗好,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