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章天亮:新华社为何断章取义我的话

作者:孟绨    发布时间:2019-06-29 10:14:01    

新华社的文章中只字不提我对中共屠杀人民和出卖领土的指责,就是在回避一个辩论最关键的问题——你在维护谁我知道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和平的修炼团体,这个团体放到哪里都应该得到人们的尊重,信仰者的基本人权更应该得到保障同时我也知道,但中共的维护者们也许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是,他们维护的是一个杀人、卖国、毁坏中华文化的独裁政党,一个虽无宗教之名、却有邪教之实的政教合一的集团这才是新华社对我公开信进行断章取义的重要原因 新华社文章中接下来的五段话与其说是否认辩论的必要性,倒不如说耍无赖更加恰当现逐条反驳如下: 一、法轮功学员是主流社会的一员,绝大多数人有自己的工作和学业,也都在利用业余时间揭露中共的罪恶,以使对法轮功的迫害能够尽快停止并无所谓“专门文字打手”,更没有那么多“闲工夫”相反,中共从社科院到宣传喉舌中专职文字打手倒不少我在公开信中并没有要求一定是NYUCCC的人来跟支持舞蹈大赛的人辩论,即使新华社或者NYUCCC能叫来何祚庥、王渝生、赵致真亦或是专门反法轮功的网站编辑们,我们又有何惧 二、明明是“不敢”却硬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说什么“中央电视台要关注的国际、国家大事多着呢,法轮功根本就够不上资格”当初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中央电视台24小时连篇累牍地诋毁、咒骂和妖魔化法轮功“自焚”伪案发生后,CCTV也是大做特做,直到伪案穿帮,CCTV才比以前收敛了一点我在公开信中“特别欢迎中央电视台不经任何剪接地全程直播或播放辩论实况录像”,就是要看看CCTV对“反法轮功”有没有最基本的信心如果能在全国、全世界面前赢得辩论胜利,岂不是为主子“再立新功”只不过新华社的报导已经说明CCTV对镇压的道义性与合法性了无信心既然你不敢报,就不要硬装出“不屑”的样子 三、我在公开信中说“任何感兴趣的人都可作为观众入场”新华社的报导却推测说法轮功一方会来很多人,而“学生会只是一个松散的组织”(言下之意,学生会没有号召力,叫不来人)这又是谎言中共动辄在其党棍出访的时候组织起数百人乃至上千人的“欢迎”队伍,还每人发给几十美元的补贴组织一些人来观看辩论是很容易的事情,只不过中共知道这些人能够明辨是非,通过辩论会了解迫害真相而不敢让他们来而已一个总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的政权却想方设法蒙住人民的眼睛,这也真够讽刺的 四、我要求“辩论者禁止谩骂、诋毁、造谣,即需要以真实的证据和严谨的逻辑支持自己的论点”这是一个辩论能够进行的最基本条件新华社的报导竟然质疑“法轮功媒体上的迫害报导有几件是真的”既然如此,为什么在法轮功请求联合国反酷刑组织、大赦国际等第三方机构对迫害进行独立调查时,中共不敢同意呢如果调查出来是假的,让对方信誉扫地不是很好吗法轮功要求调查而你不敢开放调查的本身就很说明问题了 五、我在公开信中说:“辩论的目的为澄清事实和增进沟通,如有必要,可以请第三方机构仲裁辩论胜负”对方开始偷换概念说“即使仲裁获胜就意味着获胜方的论点一定正确吗”仲裁获胜当然并不意味着论点正确,但是双方的语言组织能力、自信心、手势、真诚性、幽默感、反应速度甚至音量、语速等等是可以分出高下的,逻辑的严谨性更是一清二楚我希望有一个仲裁机构,并非要他们裁决谁的论点更正确,只不过“为澄清事实和增进沟通”,必须预防辩论者采用“谩骂、诋毁、造谣”的手段,以及制造逻辑陷阱、转移话题、东拉西扯罢了 我也同意“辩论会的辩题应是一些存在争议未有定论的议题”,但是我支持舞蹈大赛、而NYUCCC抵制大赛的本身就说明存在争议新华社报导中说“法轮功在中国是非法组织这是定论”我想问是“谁的定论”是江泽民的定论还是共产党的定论中国哪一家立法机关认定法轮功是“非法组织”中国的老百姓表态了吗在一言堂的宣传中,在暴力机器的威胁下,即使表态又算得了什么呢 中共镇压法轮功已经将近八年如果新华社有胆量让法轮功在CCTV上播放八天的真相,再让全国人表态是不是“非法组织”不迟 可笑新华社一个号称中国最大的新闻社,对我的话断章取义,对法轮功抹黑造谣,偷换概念,明明不敢辩论却要硬着脖子假装不屑的样子更可笑的是,我在邀请 NYUCCC的人来辩论,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