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这帮没教养的狗官丢尽中国人的脸 国际丢丑

作者:马棵    发布时间:2019-05-08 03:13:00    

在新加坡工作的时候,受国内朋友之托到樟宜机场接他的朋友朋友在电话里反复强调这位朋友的重要,生怕引不起我的重视而有所怠慢朋友介绍,他的这位朋友是北京某国家机关里的一位司局级干部,这次到新加坡是为参加李光耀总理基金项目----行政管理硕士课程学习,也即MPA这个班的学员由李光耀总理基金全额资助,这期专门为东南亚国家的政府机构开办中国有两人入选 到樟宜机场接机的,除我之外,还有这个项目的承办方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两位先生 朋友的朋友从出口出来,非常习惯加自然地把行李车让给了我这位从未见过面的女士,这个突如其来的举措,让我猝不及防第一反应:这领导还真不拿我当外人可扶着这放着两个硕大行李箱的推车,我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正在我迟疑之时,那两位先生客气地把行李车推走了 没有了行李车的我习惯成自然地拿起了朋友的朋友的电脑包,一起往外走朋友的朋友问那两位先生车停哪儿了,那两位有些不解朋友的朋友再次强调了一次,接我的车停在什么地方那两位这次听懂了,回答:乘出租车朋友的朋友的脸上顿时表现出不快上出租车时,朋友的朋友拉开车门自己上了车,好像是他来接两位与他毫不相干的人行李很自然的是那两位先生帮助装车 “怎么会没有车接新加坡政府没那么穷吧”在车上,朋友的表情有些不悦“说什么我们也是中共政府的司局级干部呀,以后到中国来办事,还不得是靠我们这些人真没眼力架,懂不懂规矩呀!”对他的话,我先是吃惊,后是不屑怎么说我也是中国人,这官场之事也还略知一二上这么一个班儿,就真拿自己当后备干部,是不是有点虚张声势,自己拿自己太当事 出租车终于在朋友的朋友的住处外停了下来从出租车司机和那两位的对话中能明显感觉到,这两位对这里并不熟朋友的朋友脸上露出一丝不屑,斜睨着眼对我说,这些人肯定都是公交族,没有打过车 新加坡政府为这个班的学员提供的住房在一幢非常现代的建筑群中建筑群的中间是阶梯喷泉,台阶有好几十级“应该停在那个入口”其中一位先生说,“没关系,慢慢搬吧!”我知道了,出租车停的地方是这个建筑群的正门,但不是最方便的入口 问好了住宅门号,朋友的朋友品味和欣赏这喷泉花园中的雕塑和花卉,背着手,踱着步,独自离去 走了几步,回头看那两位先生,一人一个大行李箱,非常吃力地往台阶上迈我小声提醒朋友的朋友是否我们应该一起去搬箱子朋友的朋友满不在乎地说,他们平时就是干这个的,不用管他但我始终有点不太踏实看这两位先生,个子不高,还戴着眼镜,口音也不是新加坡英语从头至尾,无论朋友的朋友是什么表情或是什么做派,他们始终不卑不亢,彬彬有礼,客气有加 朋友的朋友的住处还真不近,爬坡上坎,七折八弯的等那两位气喘吁吁地把行李送到门口,我想这朋友的朋友总可以自己往里挪了吧不!“来,放这儿!”他侧过身,指挥那两位把行李箱放到了他自己认为的最佳位置“好了,就这样吧!”看到朋友的朋友没有一丝谢意就准备送客的样子,我感觉有点过意不去,主动和他们搭话我问,你们是这个学校的,他们说是我问来新加坡多长时间了,他们回答今天中午刚到我的脑子里立刻产生了疑问,他们说不定也是来参加这个班的一问,果不其然,这两位,一位是泰国外交部的(哈佛毕业),一位是越南商务部的(英国帝国理工毕业),都是司局级我晕!顿时,我感到锋芒在背 不知道这位朋友的朋友以后是如何同这两位同学相处的,我更不知道,他无时无刻都极力表现出来的那种强烈的优越感是从哪里来的 如果他还有点自知之明,在我感到不自在的时候,他应该是感到无比羞愧 我们的公仆,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