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人民日报副主任邱明伟 党宣传喉舌如何制造舆论

作者:从喔缣    发布时间:2019-05-08 12:11:00    

  我是《人民日报》的《人民论坛》的副主任邱明伟因为涉及到政治迫害的问题,所以现在在印尼避难 非常高兴今天能够来到希望之声广播电台,来参加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接下来我谈一谈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社是如何对外进行宣传的 人民日报它这个报纸它有它的特殊性,一般它都是发一些歌功颂德,发一些替党宣传正面报导的这么一张报纸它是中共中央的机关报,它的级别在中国的国内它是部级单位国内的人都知道,这个部级单位是一个相当高的级别了 平时党报这一块是非常严的,这个单位它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它要是往这个单位里要是说进一个人,进一个工作人员,它的审核要比其它的单位多一个内容,这个内容就是政治审核因为人民日报它跟其它的报社是有区别的一般其它的报社可能就是说要求抓新闻,要求做的新闻要贴近生活,贴近读者但是人民日报社它的要求是:先要讲政治,然后才是讲新闻那么它的一个口号是"政治压倒一切" 平时在对外做报导的时候呢,即使是正面的报导,它的要求也是非常严的比如说要是做一个经济类的报导,那么经济类的报导可能会上人民日报的经济类的版面但是这个也不是说所有正面的报导都可以随便上,不是的,它的要求是非常严的因为现在就是说这张报纸它对采编这块抓的还是非常严,因为毕竟它关系到共产党的脸面,它是共产党这块最高级别的报纸它这个正面的报导为什么卡的严呢一方面他们对这个报导可能就是希望这个正面报导能够符合中共的利益,同时又不容易被社会公众所识破 所以他们所做的正面报导也是经过一定的程序,有好几个人把关包括记者编辑这关过去以后呢,另外第二关是小组;那么小组这关过去以后就要到部门主任那块;然后部门主任过完之后呢,还有最后一关,就是一个值班的副总编每天都有一个值班的副总编,不管是白班夜班,肯定会有一个副总编值班那么这个副总编他就把最后一班他手里可是握有生、杀大权,这个稿件能不能上榜,他说了算 那么他做作的正面报导里面,是不是每个报导都是真的呢这个问题平时看人民日报的都知道,有新问题呢,可能生活上会有这么一个原形,会有这么一个事情但是最终体现在报导上的时候,它并不是说原汁原味的来报这个事情,它会有一些加工的痕迹,它会把一个非常简单的人物,给他描写成非常好的什么模范啊,什么先进典型啊等等等等 那么其实我们非常清楚,有时候我们下去采访的时候就感到很纳闷,我说明明他这个人他是够不上典型啊比如说举个例子,上回我们做了一个典型,是孝顺婆婆的这么一个典型,特意报了一下后来中宣部那边就很重视,在上面批示,批示完以后就开始发文件,要求中央台跟著录节目播出之后这个模范典型是确定下来然后通知这个模范典型进北京去领取奖项,因为她获奖了,因为她孝顺公公婆婆但是没想到这个得奖的人,她居然在进北京领取这个所谓的孝顺婆婆这样的一个内容的奖项的时候,她临走之前还跟她婆婆干了一仗所以我们有些时候觉得这些东西很滑稽,为什么呢因为中共它为了树立典型,有时候硬生生把一个普通人,有喜怒哀乐的普通人,非得给她说成是一个非常完美的,没有任何缺点的一种先进的模范的东西 接下来我谈一谈人民日报平时是怎么样来控制舆论举个例子,比如说奥运会的时候,提前大概有一个月,人民日报这边就开会,开始布置奥运报导的各项措施包括报导的方向,包括报导的人马,比如说哪个小组负责哪块,哪个小组负责哪块,这些都提前安排好而且在奥运会期间,人民日报的官方网站亲自在奥运现场设了一个直播间也就是说人民日报不光是报纸这块每天会派记者去采写,同时人民日报的官方网站也在奥运会的现场设了现场直播的这么一个办公室 奥运会的报导期间,人民日报重视到什么程度呢我不知道号外大家听说过没有报纸这个行业里要出号外的话呢,说明这个报社对这个事情是格外格外的重视那么在奥运期间,人民日报是出了一个号外,彩印版的包括我们当年内部有一点级别的这些人,单位都会给,都会分一些 那在奥运期间就是说你可以发现一个问题:人民日报没有任何负面报导但并不等于说在奥运期间,中国国内没有发生任何需要监督的事情,不是的奥运期间中国国内的人权状况也是非常糟糕的,包括异议人士、民运人士,包括"法轮功",包括地下宗教、家庭教会等等,多人都遭到警方的监控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其间是有事情发生,但是人民日报没有做任何的报导这不光是人民日报不做任何的报导,这个期间包括中国内地的传统媒体,都不允许做负面报导这是中宣部下了文件明确要求的 包括上级给我们开会的时候,明确的强调奥运期间不准做任何的负面报导,要求到什么程度呢包括有负面的问题都不准去了解,不准去调查,更别说发表了就是说即使你不发表,哪怕我去调查一下,看一下,那也不可以甚至到了什么程度呢因为奥运期间担心交通方面有压力,所以报社还动员我们说奥运期间就尽量不要外出了,说咱们人民日报嘛要爱国,所以尽量不要去出差了,这一阵因为他说奥运期间会有很多国外的朋友,还有一些外省的朋友进北京来看奥运会,可能交通上会有很大的压力这个问题很荒唐,你交通方面如果说做不好的话,那是交通方面的问题,那为什么这个期间记者的采访都要停下来呢 更可笑的是,一旦我们要是有重大的新闻事件,一般我们是怎么抓的呢比如说如果这个重大的事情可能特别敏感,可能是涉及的社会层面比较敏感,比如说哪个地方会出现官员贪污特别严重的事,那么这个问题基本上不会做公开的报导是做内参,或者做一个情况专报,然后报到中央让中央自己决定 但是我们有时候对一些重大事件也会做出报导,那么这个报导是怎么做出的呢比如说像邓玉娇事件,那么邓玉娇事件可以肯定的说人民日报不是第一家报导的媒体邓玉娇事件刚开始是从网络上开始的,然后最后其它的媒体开始介入调查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呢,我们认为说它是一个社会问题,然后我们就开始出面了,介入报导,开始引导因为中央那块一直要求人民日报要做到一点,就是引导舆论那么你可以发现很多时候很多问题,很多别的媒体已经做的差不多的问题,像我们会介入那就是说要起到引导舆论的作用 有时候很多读者可能会感到很奇怪,说人民日报为什么会去批评一个地方的官员但其实这个问题有时候不是记者自己决定的,有时候是上面想要达到某些效果,所以它会做一些表面的文章,所以它就会告诉我们这个事情你们需要跟一跟经常我们会接到这样的要求,有些可能是书面的文件,有些可能是口头的,打电话直接口头说的包括有一些比如说重大的一些选题,或者国际上一些重大的事件有些可能我们内部领导可能开会定下来,有些可能会中宣部或者说中央办公厅可能会打电话要求我们怎么做这个报导 那么邓玉娇事件当初我们也做了报导,那么从外面的人来看这个报导的时候,大家可能会觉得人民日报出于正义去批评地方政府,去批评地方官员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是在哪里呢人民日报我刚才提到了,人民日报是政治,后讲新闻那么其实人民日报干预这个事情的时候是在什么基础上呢是其它的媒体把这个事情已经炒的差不多了,那我们最后介入的时候是先起到一个作用,就是这个控制舆论的方向因为毕竟这个事情已经炒起来了,所以必需要有官方的一个东西来把这个事情引到一个安全的方向 这也是符合所谓的政治压倒一切那么从我们内部的情况我们都知道,其实它是不希望这个事情走到其它的一个方向,所以就出了这么一个报导而且除了这个报导,同时中宣部还对邓玉娇的事情下了一个文件给其它的媒体也就是说像邓玉娇这个事情,不是象那种纯粹市场的运作,是后面是有一个政治的一个东西 那么其实来看这个问题,人民日报对邓玉娇事件的介入,它这个报导并不是说从根本的情况去分析,他就是仅仅从表面去做这个事情,它没有去深入的揭开这个事情的根源首先邓玉娇为什么会去洗浴中心去打工呢这就涉及到一个就业的问题;那么还有第二个问题,为什么那些官员会上那些地方去呢那么第三个问题呢,那么去了以后为什么会强行要求邓玉娇提供性服务那又是可以看出地方政府是处于什么样一个状态那么中国象这样的地方难道就没有了吗那么从体制的角度来看,除了地方政府,更高级的政府有没有那我想就是说做为人民日报它不希望把这个问题做的太深,这是邓玉娇事件 那么包括就象石首事件,湖北石首上回发生的暴动,中共当局是动用了六千多武警结果武警冲上去的时候,老百姓所有的人都没有往后退,而是一步一步的进攻,反而是把武警打的节节败退那么这个事情人民日报报导的说法就跟邓玉娇事件报导的说法完全不一样了包括上回的瓮安事件也是这个道理所以说看了人民日报,会看的人可能会从另外一个角度读出中央高层的意思;不会看的人,可能仅仅看人民日报的表面 看人民日报可以读到很多东西包括比如说今天中南海里面中央政治局委员开会,说了什么东西很多东西会在第二天的人民日报版面上体现出来当然它不会说原话,但是会看的人,看完报纸就能知道昨天他说什么,政治局说什么,这个很准体制内的,有些看不到内参的人,都这么看人民日报看完以后他会给我打电话,我就发现他确实分析的很对因为有时候我们会看到内参,那么我后来就觉得他们分析的结果,打电话跟我说的内容跟内参还是有吻合的地方那也就是说明,中央政治局的一些谈话、一些会议决定,最后都是会以某种方式体现在第二天的人民日报版面上 但并不是说人民日报没有任何批评报导,也有包括我们这块,我是在《人民论坛》,我们也做批评报导,但是做批评报导一般是不被允许的,什么情况下可以被允许呢那就是说你的上司他有时候可能会跟你说这个批评报导最好是别做,做的话他说你容易惹麻烦但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他同意批准你,什么办法呢你去找他的时候,你不要空手去,你一定要手里有东西,但你从他办公室走的时候你一定要把那东西留在他那OK这他就会给你开绿灯 然后你到地方去调查的时候呢,地方政府首先他第一点,他会当着你的面直接往你的报社打电话说:你们单位是不是有一个叫邱明伟主任的上我这来采访来了然后你想想,走之前已经跟上司说过了,而且该送的东西也送了,所以一般的情况下他们接到电话就会说:啊是有这个人,对,没错,我们派他去的只要是地方核实完以后,只要是报社这么跟他回的话,那么接下来就有故事,地方政府立刻对你毕恭毕敬,你要求采访什么,他就配合你什么,并且他会开始高规格的接待你 但是你记住:凡是这种情况,都是变相的收买记者因为什么呢因为他给你提供这个吃、提供住;你去哪采访,他派一个官员陪同你你想想正常情况下你能够采访到什么内容你能够接触到那些反映问题的人吗他们的冤屈他们不可能当着他地方官员的面跟你说,因为他会阻止所以象这种情况,往往是地方政府跟单位之间开始可能有个接触,然后他们之间就有可能会发生某种交易,然后你的报导就会被枪毙掉 做负面报导,有人可能会问:那你去做负面报导你为什么要给人家送礼呢你要明白,在中国大陆你不送礼是没有人给你开绿灯的所以呀也就是说我在人民日报社平时就开那些工资,那些福利,基本上也都让我花没了为什么呢那些礼给送的,都得送到花的钱基本都是花在关系上因为啥如果你不花的话,你可能连采访的机会都没有那么你花完了以后,你做完调查能不能报导呢那就另外一回事所以我做完以后很多报导都被压着报不出去只能是我通过另外的办法去处理内地很多情况都是外人很难理解的 人家会说你做为一个记者,还是一个部门的副主任,你为什么要给人家送礼啊你这不是贿赂人家吗但是你要记住,不是说我们贿赂他,你要是去的时候,去找他的时候你要手里什么都没拿,光跟他提一个要求说我要出去采访,肯定他不批的他不光是对我这样,对谁都这样而且不光是他对我们这样,他的上级对他也这样中国整个社会有没有不需要送礼就能办成的我想应该有,但是少的可怜 我现在来说一说批评报导里面有哪些问题是绝对不能碰的从我们人民日报社这个单位来看,关于文化大革命的选题是坚决不能参预;关于"法轮功"的选题是坚决不能参预,单位不让参预;关于国家领导人的过去也不允许报,他这个报正面的也要审,何况负面的;包括八九年天安门的学生事件,这个也不允许提;包括海外对中国的一些批评,这个绝对不允许我们转载象这样的限制等等有很多,不光是我说的这些 那么除了这些限制以外呢,比如说涉及到一些地方官员级别比较高的,一些贪污腐败的事情,这个介入也是风险很大的因为大家应该知道,在中国国内是只讲权力不讲法律那么也就是说当你去监督的一个对象权利很大的时候,他的社会关系可能要很复杂,很有可能他在中南海里面可能会有他的一些关系那么你去调查他的时候可能就会面临着危险,他可能会通过中南海之后对你施加压力,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从我个人的职业生涯上来看,我遭到很多很高的领导进行电话干预的情况绝对不是两回、三回的,经常会接到有时领导比较客气的还会说啥呢说这个影响不好,还是从政治这个角度出发,这稿子不能报这算是客气的,尽管他已经是破坏新闻自由,干预记者正常的采访但是不客气的情况就更恶劣了,他直接跟你单位领导打电话,说这个人居然敢调查这个事情,也要求单位做出处理,停职,甚至采取其它手段等等等等,情况是很不乐观 在一些敏感的时期,人民日报会有一些很奇怪的要求包括去年的奥运会,人民日报是这么要求我们的:首先第一点,游行示威的区域不准去,说什么呢说只要谁去了,只要是让监控探头拍下来以后,他说我们按照监控探头来认人,认到谁就开除谁虽然宪法里面规定说言论自由,有游行示威的权利那么何况我们记者可以采访,那么现在我们的采访权利也被剥夺了只要在现场出现,不管是采访,不管是做什么,一定开除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单位明确要求我们不要跟国外记者接触,说什么说国外记者会给你设圈套的,你会上当的,他会利用你的话攻击我们党,攻击我们国家我们听了觉得很邪乎我说既然说的这么可怕,既然你把境外媒体当作对手,那么你既然要想跟对手在一个竞技场上进行较量的时候,我想你首先要了解对手,才能够知道怎么去应对他一句话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天天说国外记者是怎么怎么坏,怎么怎么坏,也不让我们接触对不对你不让我们接触,那不等于封闭我们了解境外记者的这么一个渠道吗所以说有些事情很荒唐包括我们跟国外记者接触也是很频繁的好象有这个问题,他所说的设圈套啊是指什么意思呢是指国外记者从我们这里获取了国内的一些负面消息,包括一些比如负面的一些选题,我们做不了的,可能国外记者感兴趣会去做那么人民日报为什么说不希望你去接触国外记者他就不希望国内一些负面的消息让国外记者知道,同时维护共产党的形象,来维护它的面子 包括在报社内部贪污的事,这个问题也是存在的比如说《人民论坛》的贾立政,他去年就从福州的一家建筑公司拿走了两百万,而且这两百万是从福州的那家公司直接把钱打进《人民论坛》的帐号那肯定不止这一笔只要是他把这个帐号一公开,我想全世界都会炸了锅为啥呢因为有些人给他送完钱了,他也把钱送了另外的人所以他要是把这个帐公开的话,那我想人民日报就变热闹了,就更能够吸引国际的目光 很可笑的,包括我本人在内,我在单位都花了不少钱因为有时候你做批评报导,你不给上面送钱,上面会敲诈你的那么今天我为什么流落在海外,跟这个也是有关系的,为啥呢你每回都送,突然有一回你不送了,他肯定会急眼的,大陆那边说急眼就是生气,就是不高兴 那我为什么要跑出来呢因为我以前所做的那些个案,做的那些监督,其中包括对"法轮功"问题的介入调查,帮助过法轮功学员他们从我的房间里拿走那些个案里面,我想那里面的东西足够达到他们对我进行指控的目的幸亏是报社高层有一位比较正义的官员通知我,说国安这边已经介入,随时会逮捕你所以我慌不择路只好跑到香港,最后...... 所以象人民日报这样的单位都这样,何况其它体制的单位我都没法说了因为毕竟我在体制内跟其它的部委也是关系很近的,有些问题我们真是看完以后有四个字来形容"触目惊心",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