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温家宝给中国开错了药

作者:孔憧侵    发布时间:2017-10-04 06:07:19    

最近中国总理温家宝连续高调发声,谈到了中国的道德问题,我们今天就和大家来讨论一下这方面的问题新华社4月17日播发了温家宝同国务院参事和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座谈时候的讲话的全文,其中提到了关于道德滑坡的说法,引起了广泛的报导和各界强烈反应在这之前,温家宝曾经就中国的房地产价格下不来,对房地产商说:你们的身上也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显然,关于道德的问题,现在确实在温家宝的几次讲话当中,放在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 在这一次和国务院参事和文史研究馆馆员谈话的时候,温家宝举出了几个例子,举的是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染色馒头,以这些做例子,说这些恶性的食品安全的事件,足以表明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而且他还说,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国民素质的提高和道德的力量,绝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一个受人尊敬的国家 毫无疑问,提到道德方面的问题,确实点到了中国当今社会的要害不过,我觉得温家宝只讲了现象,他并没有谈到道德滑坡的根源,虽然他也好像开出了药方,但是,我觉得这个药方没有对症西医讲的是对症下药,有什么症状给什么药,不过那还是治标,更应该讲的是治本,因为你必须针对它的病因去下药就医生来说的话,如果连病因都不知道的话,怎么能够治疗或者说,明知道这个病因,但是不能说,而去避实就虚、避重就轻,那肯定是治不好病的 诚信缺失道德下滑的原因 我们先来看一下,诚信缺失和道德下滑的原因是什么我觉得这个大家也很清楚,就是在过去这几十年当中,当政者从思想、从路线、从政策的制订到媒体的宣传,它是全方位的逼人下水我们不可能全面讨论,就从几个角度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一个是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三大来源,其中有一个来源是进化论进化论在这个世界上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在科学界,实际上生物界它是呈统治地位的,并且进化成了社会达尔文主义,就是强调“弱肉强食”结果完全相信了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人,他是什么事都敢干,因为人既然是从其它的动物进化过来的,那么他害怕报应啊,或者是死后下地狱啊,这些问题都不存在了 西方社会其实在科学上,它也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占绝对的统治,但是为什么在西方社会,它的宗教信仰仍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或者在一定的人群当中,而且这是在相当大的人群当中,可以起到维持道德的作用而在中国就做不到这一点,这是值得讨论的就说同样都是在科学上进化论占主导地位 我觉得在西方国家它有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政教分离学校里面它也教进化论,而且它只教进化论,但是人们在家庭、在社会上,在教会里,听到的是神创论,这是真正的信仰自由,既使在学术界里面,他也可以讨论其它的可能性,比如说有智慧设计学说,就是叫 Intelligent Design这个智慧设计的学说,它也可以开学术会议,也有自己的出版物,有网站,也就是说他有发表他自己不同观点的地方,尽管他可能拿不到政府给的科研基金,但是他仍然有机会去发表他的观点 社会的整体道德,它是和大多数人的道德标准相符合的,如果说有少数人他是不相信神创论的,在生活当中,我说的不是在学术上,他也必须要遵守大多数人的道德规范那么大多数人的道德规范,它是从信仰演化过来的,这些人要么就被环境周围,就这个社会氛围的影响,自觉的接受大多数人的道德标准,或者说被迫接受这个标准 我就举个例子说,什么叫被迫接受这个标准在美国它也有专门反对宗教信仰的人,和反对宗教信仰的团体,他们也有自己的网站,有出版物,也开会,但是,因为没有政府力量的介入,所以这些团体它很难对信仰团体造成实质上的伤害就像去年7月份,在美国新泽西有一个叫作国际教派研究会的团体,召开了一个会议,实际上就是美国的所谓反邪教的团体中共它派了3个代表来这个团体实际上从1999年以来,就和中共合作,它让中共610 系统的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去参加会议,提交所谓的论文,还在会议上发言但是,因为这个团体在美国,所以有一些最最基本的底线,一些社会的共识,这个组织它也必须遵守,这些必须遵守的一个基本的底线,它并不是法律条文,但是它必须遵守比如说它不能够去承认中共对法轮功团体迫害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不能承认自己是在和中共合作所以它名义上是要和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在合作,因此,派出来的中共的代表,他必须要冠以一个非政府组织的名称,或者是一个什么学校的教授的名称,而不能说是中共610办公室的人这个团体它也不能承认自己也参与了迫害,或者是在帮助中共迫害当然不是说这个团体它自己道德就有多好,也不是说它自己真的就有一个道德底线,而是说它不得不遵守大多数人的道德底线,也就是说,是有一个游戏的规则的,否则的话,它会失去大多数成员,它会失去它的支持者,因为它的支持者和它的大多数成员,不一定就是像他们这样子彻头彻尾的愿意和中共合作去迫害的 当然这也是通过不断的曝光他们和中共合作的这个实质,就是每次会议的时候都有人去讲,都有人去用媒体曝光,才慢慢能够做到这一点因此,当美国社会对中共迫害法轮功形成一个共识,就是公认这是迫害人权、迫害信仰的行为的时候,美国的主办方,它就不得不要求中方出席的代表,发言前提是不谈法轮功,就是说他不能够公开承认他参与了对人权的迫害这是在一个信仰自由的国家,一些反对信仰的团体,它不得不遵守的一个基本的规范,这个跟它的政教分离的原则是有相当关系的 而中共它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因此在这里进化论以及跟它相关的彻底的唯物论,就不再是一个学术的问题,而变成了一个政治问题这种所谓科学至上的观点,它是通过政权的力量进入到社会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它强制性的消灭一切不符合它的要求的思想、观点和言论,甚至不惜使用武力和它所操空的法律系统所以经过六十多年的统治以后,它的结果是,国际上现在有一个普遍接受的说法,说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不信神的人在中国 不信神、不信报应的结果,就是什么坏事都敢干,因为在这里人类的约束是从信仰到人类普遍认可的道德,然后才到法律法律实际上是在最低的层次如果说这个国家大部分人不信神,至少它就具备了一个条件,就是在做坏事的时候,约束他的重要因素,最高层的几个因素都不存在了他只存在最低层次的,就是法律约束的因素,一会我们再谈这个问题 这两天就是425法轮功学员上访12周年的纪念日了,这个425上访很多内容,我们以前都反覆讨论过了,我们不会再详细的去说,比如说对信仰的迫害问题,法轮功信仰的真善忍和中共阶级斗争学说的冲突啊等等,我们这里不说,我们这里要说的是和今天的题目有关的内容,就是一个信仰和致富的关系 本来法轮功的信仰和致富没有冲突,因为法轮功的教导相信,人的财富是命里带来的,有钱没钱都没有关系,但是不要执着钱很多人他在修炼以后明白了这点,他就不对钱财再看得那么重了结果在中共过去12年的宣传当中,把这个也变成了一种罪行1999年以来我们在媒体上看到,有非常多的这类报导,就是说某某人经过教育转化,他就不再炼法轮功了,于是走上了致富的路在这里,信仰法轮功和致富变成了一种对立的关系,这是通过中共的宣传和它的政策的制定,让民众形成这么一个观念,就是致富光荣,而信仰有罪 在任何一个社会都不会把拒绝致富作为罪行的,只有中共它确实这么做的,而且确实在中国社会形成了这么一种风气,而且居然就真的会有人相信,相信了中共的宣传,认为放弃修炼法轮功和致富之间有必然的联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逻辑,那么多从来就不炼法轮功的人,怎么就没有发财呢因为中国现在两极分化,贫穷的人积数已经非常非常大了,那么这些人从来就没有炼过,怎么就没有发财呢就这么简单的逻辑,他在中共的逻辑圈子里面,他就看不破 当然中共迫害有很多其它的因素,和这个相关的,就是法轮功修炼者作为一个基数庞大的人群,包括很多官员在内,他们拒绝腐败,这个对当时江泽民通过放手腐败,来控制全党和全社会的统治方式,也形成了一个威胁,这是另外一个可能的原因 当然原因很多,我们今天不去讨论其它已经讨论过的内容实际上中共的宣传,它宣传致富光荣和全体人民生活富裕其实不是一回事,这里面有几层意思在里头一个就是绝大部分人并没有通过致富光荣的宣传而得到致富,贫富的差别其实是越来越大,而且这种差别,贫富差别的扩大,它是政策性的也就是说用政策来保证少数人、有权的人可以去剥夺、可以去剥削多数人而全民向钱看的结果,必然是在没有、而且不容许正常社会环境、商业环境的情况下,用坑蒙拐骗的方法去致富,一定导致这样的结果这就是极端的去宣传致富光荣,和现实生活当中致富的不可实现,导致了巨大反差,使得造假变成一种时尚,就是用不正当的方式来发财致富,变成了一种时尚,而老老实实做人,老老实实做生意的结果,就是破产或者是坐牢 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富裕本身的涵义,就是在中共的宣传当中,致富仅仅局限于物质生活但实际上富裕不仅仅是物质生活,包括精神生活、文化生活都很重要,现在中国人很多也认识到这一点了,现在流行的一句话叫作“穷得只剩钱了”,其实说的就是这个精神生活、文化生活和物质生活,本来并不一定要兼得的,不是说一个人必须所有的都包括,有的时候甚至是不可能兼得的,如果你追求精神生活的话,很可能你就得不到物质生活中共它实际上是在片面的强调物质富裕的时候,去剥夺人民精神文化追求的权利这就是在富裕这个定义上面,中共实际上也玩了很多把戏 第三层意思就是对于人来说,他有很多权利,其中拒绝物质生活上的致富,也是人的一种权利像在美国,我们上次提到的阿米绪人为代表的德裔宾州人,另外在中西部的广大农民,南方很多农场的牛仔,他们很多都保留了传统农业社会的生活方式,尽管他们美国很多农民使用非常先进的科学技术,但是他的生活方式仍然是很传统的,在这里传统的生活方式和先进的农业耕作之间,并没有特别大的矛盾很多南方人都是以自己的传统而自豪的 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奸商哪里都有的,像美国的金融危机,它和金融界的贪婪就有极大的关系但是不同的是,第一它没有成为一个全社会的现象,第二它不会用国家机器行政手段来强迫那些愿意按传统循规蹈矩生活的人,去效仿那些贪婪的金融巨头们,不会强迫他们去羡慕那些金融巨头们也就是说人们是有权利按照自己选择的方式来生活的,尽管这个方式可能和一部分人,就是最富的人选择的不一样人们实际上是应该有这个权利的,而政府是没有权利来要求人们按什么方式生活的 在中国,它是通过中共的打击信仰,然后强制的在全社会推行无神论和进化论,而把金钱作为唯一的可以被当局承认的价值体系,来实现整个道德败坏的 这个实际上就是唯物主义的实质,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为什么是无所畏惧的就是他没有了信仰中共在中国制造出了一个没有道德的社会氛围,所以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道德滑坡的问题,而是当局故意摧毁的问题 为什么现在要提道德问题 我们现在来看一下,为什么现在要提道德问题因为这几次讲话,新华社都是全文发了的道德本身并不是中共关注的问题,这里说的是人类的普遍的道德,因为人类的道德,它不是随着历史的发展,社会制度的变化,党派的更迭而跟着变化的中共所关注的是中共意识形态下面的所谓的道德,也就是说中共所建立的所谓的共产主义道德、社会主义道德这个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道德建立的基础,是共产主义的基本理论,而这个基本理论是破坏、是毁灭、是斗争,它是反天、反地、反人类的,它和人类的普遍的持续了几千年的道德是不兼容的,甚至是对立的 温家宝在讲话里面谈到的毒奶粉啊、瘦肉精啊、地沟油啊,这些事情实际上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中国人开门七件事,这是和人民每天的生活都息息相关的也就是说你是躲不开的,你躲到哪里都躲不掉,除非像北大那个博士生,到山里面去,但现在空气污染了,山里面都没有清洁的空气了,有权有势可以躲到国外去,其实也躲不掉,因为这些毒食品已经渗透全世界了,当然没有这么严重而绝大部分人是要在这些毒里面生活的 这种遍地是毒的现实就造成了一个问题,就是人们会有怨言,人们会有意见,即使人们不去直接怪罪中共的责任,就像刚才所说的是由于信仰的缺失、道德思想体系所造成的,人们即使不这么去责怪他的最根本的因素,他至少也会责怪中共监管不利,因为一个政权监管是他最基本的责任因此我觉得这个时候提出道德问题,并非是要真正找出道德问题的根源,因为那就牵涉到中共的统治的问题了还是把责任推给所谓的不法商人 即使这样的话,法律监管它是最后一道防线也是最低的防线,就说在没有信仰没有普遍道德基础上只能靠法律监管了,但是执行法律监管的也是人,而且也是中共体制当中的人,他们也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也是没有信仰的,也是只认钱的这个体制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还有信仰还有道德的人转化成像他们一样的你就看一看,哪一种毒食品后面没有各级政府利益在里面!这种监管不力不是不能而是不为 开错了药方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温家宝在讲话当中,为这件事情其实他也开了药方,但是这个药方是错的温家宝在讲话中提出,要把加强从市场经济、民主法治、和谐社会建设相适应的道德文化建设,放在更加突出更加重要的位子上来听上去好像还可以这句话,但问题是道德本身是独立于物质基础的,独立于经济物资的 人类从文明开始道德规范就建立起来了,所以这个道德要真的追究起来不是来自人的,在人类这个文明刚刚发展起来的时候这些规范就已经有了,所以这是神给人的如果道德要和什么东西相适应的话,他就变成一个工具而不是独立存在的了比如所讲的和市场经济相适应,那么道德在这里就变成了中共发展是硬道理,或者用与时俱进的说法,就是科学发展观,就变成这些东西的工具和陪衬,那就落到中共政治的陷阱和他的老套路里面去了 温家宝他还说,要在全社会大力加强道德文化建设,形成讲诚信、讲责任、讲良心的强大舆论氛围他认为这有利于根本铲除那些唯利是图、坑蒙拐骗这种腐败行为的土壤听上去很有道理,问题是谁来主持这个社会系统工程他说这是一个社会系统工程,谁来主持 在中国的历史上,是儒释道的信仰和传统文化在维系人的道德,帝王根据他的统治需要,他会去提倡这种道德和信仰,他会去强化这个作用,但是他不会去创造一个给人的道德规范,因为那是上天给的在世界上在其他的国家,特别是西方比较发达的国家,他也是由宗教信仰在维系着,并且形成被世俗社会普遍认可的规范,这不是由政府规定的正好是倒过来,是政治家和政客他需要规范自己的行为,来满足选民普遍道德上的要求,这就是为什么西方有些政客他的私生活丑闻会闹出轩然大波来,会使他最终下台 而在中国,一个统治集团它会去破坏掉持续了几千年的传统和道德,凭空制造出一个什么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道德体系来,要用这个道德体系来改造人,要建立起所谓社会主义的新人就从温家宝所列举的那么多毒食品来看的话,它是符合社会主义新人的道德规范,所以在这一点上来看中共在某种程度上它是成功了的 在温家宝的讲话当中,除了有在一个地方提到了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文化建设以外,他在其他的地方谈到加强道德文化建设当中并没有主语,就说他并没有说让谁来做这件事情,这是很有意思的本来国务院是负责监管食品安全的,他可能管不了意识形态,他也管不了道德但是他至少能管的是法律行政的监管,就是对毒食品生产过程和销售过程当中的检查和管理尽管那在所有的监管当中是最低级的,但是这一点显然政府部门并没有做到如果说这个最低级的最具体的最容易管的都做不到的话,那么主持的道德文化建设能做到什么呢 刚才我们提到的是国务院至于党中央,刚才我们在讨论当中也说过了,中共本身就是破坏中国人道德的主要推手和主要的责任者,由它这个意识形态、由它这个思想体系、由它这个文化体系所推广出来的一定是符合现在所谓道德滑坡的这种情况具有这样道德的人,也就是社会主义道德的人,而不是我们传统上所想像的,就是我们所认可的人类文明、人类所应该遵循的道德规范所以要就是不提谁来主持这个道德文化建设,要就是让一个专门破坏人类道德文化的政党来主持这样的所谓建设的话,能有什么样的结果好,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