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鲜为人知:邓小平改歌名偷梁换柱 背后的阳谋

作者:王罘    发布时间:2017-07-03 08:15:04    

中共擅长迷惑中华儿女,对于一切不利于其党统治的事情,一律不计一切代价打压,图为“六四诗集”,中共认为会影响中共政局的稳定,在尚未出版就展开大规模查扣行动,仍然无法压制在中国地下蔓延,这种对“六四”的错误仍采取打压,令一群爱国青年仍然不得平反 这是六十年前的往事,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秋,抗战开始,我奉命在敌后担任与日寇和中共的斗争双重任务,对中共利用歌曲进行统战活动,颇有所知来美后,对中共过去的歌曲统战,颇能尽心于历史性资料之搜集数年所得,编辑一厚册应世,书名“抗战时期中共演唱的歌曲”我愿将自己对中共歌曲统战活动,作一综合性说明,以飨读者: 不容讳言历史证明,中共利用音乐歌曲进行统战是成功的 中共坚守的原则是歌曲为政治目标服务,它的政治目标,也就是所谓的“战略目标”,战略目标是变对日战争为推翻蒋政权的内战,简略的说就是“夺取政权”不论是军事、政治、经济、教育、文化,一切要为“政治目标”服务中共的歌曲创作与表现,就成为中共运用的,锐利的前锋的,心理作战工具主观的意图在巩固自己的心防,客观的用心在于瓦解对方阵营它以抗日战争为掩护的斗争形式,以谋求自身的生存与发展,进而壮大自己的力量,以准备进行对国民政府的全面作战历史的事实,无情地揭穿了中共的实质 中共编制的歌曲,目的是诱导音乐歌曲人才投入中共怀抱 量的方面为数不少,我曾作过约略统计在160首左右(截至1937年)因为作品多,却反映了一向共认的事实,就是粗制滥造,引陋就简,也因此许多歌曲已不再演唱,但中共充分利用渗透分化,诱导音乐歌曲人才投入中共怀抱,如“延安颂”、“八路军进行曲”、“黄河大合唱”、“流亡三部曲”、“太行山上”等的作者这些作品在三十年代,引起国人普遍反响但就中共所制作的一百六十部歌曲中,这样的作品比重甚轻,其声价多是暂时的,以田汉、聂耳所作的中共国歌 “义勇军进行曲”,原本是电影“壮志凌云”的插曲,民国二十四年五月发表于“国通书报”,在内容上激励国人抗敌御侮的斗志,却有功能,对培养情操,陶冶性行,调剂身心,则缺乏隽永的效用 音乐专家评:中华民国的国歌与中华文化惇厚的精神相符,而中共国歌鼓吹斗争并曾一度禁唱 中华民国国歌歌词 三民主义,吾党所宗; 以建民国,以进大同 咨尔多士,为民前锋; 夙夜匪懈,主义是从 矢勤矢勇,必信必忠; 一心一德,贯彻始终 中共国歌歌词(上面歌词为田汉原始版本,下面歌词是1978年-1982年曾遭窜改使用的版本)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前进!前进!进! 前进!各民族英雄的人民! 伟大的共产党领导我们继续长征 万众一心奔向共产主义明天, 建设祖国保卫祖国英勇地斗争 前进!前进!前进! 我们千秋万代 高举毛泽东旗帜,前进! 高举毛泽东旗帜,前进! 前进! 前进! 进! 许多音乐歌曲作家,曾把中华民国国歌和中共的国歌作过一番比较,感认中华民国的国歌,就其词曲方面比较,它具有庄肃正义的气魄,建设性、前瞻性内涵,以及仁厚的风格,无疑的是伟大的历史性作品,尤其“以建民国,以进大同”,这是三民主义追求的理想,也是国家奋斗的目标,而且声韵雄壮,足显国威反观中共的国歌,虽然曲调激昂为众所共认,其内容则有瑕疵,以主观情势言,中共已成为大陆权力主宰,歌词中所谓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那是抗战时中国的处境,歌词中“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仍有灌输国人黩武思想之意向,非仁政之至意,也无建设中国远景的表态这种局限于历史怨恨的思想,充分表现了中共狭隘偏激的特质,与中华文化和中华惇厚的精神,大相径庭这种中共的所谓搞运动、搞斗争关系紧密难以分开,因此中华民国的国歌和中共的国歌,在质量上难以相提并论同时“中共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歌词为田汉所编写,在中共进行疯狂的文化大革命斗争中,田汉遭受红卫兵惨酷的迫害致死,中共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为田汉编撰,一度禁止演唱,田汉罪行获得平反,义勇军进行曲又恢复演唱,中共视国歌当儿戏,也令识者引为笑谈 中共的流氓手段也体现在音乐创作中 中共因为是独裁制体制,他们主张现时利益,因此为了达到现时利益的目标,对所谓手段、谎言、欺骗等并不以卑劣为羞耻,反以之为荣,在我搜集中共演唱歌曲中,发现有的歌曲在大陆出版的歌曲中,已不复见,我以为有加以说明原委的必要: 一:“人人都爱他”歌曲 “吹起军号打起鼓,蒋委员长调队伍 人强马壮真威风,要打退东洋鬼子兵 桃呀桃杏花,李子花,抗日的领袖人人都爱他 吹起军号打起锣,卖国贼汉奸坐大车, 五花大绑家家喜,看我们政府扰纲纪 桃呀桃杏花,李子花,抗日的政府人人都爱他 拿着大刀拿起枪,一对一对的上战场, 各省军队组织起,学会了游击好自卫 桃呀桃杏花,李子花,抗日的军队人人都爱他” 这首歌曲于民国二十七年(一九三八年)秋,在中共的“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广为演唱,中共的第三军分区有三个团(十、十一、十二)十二个连的兵力,民国二十七年秋,第三军分区以连为军位举行歌唱比赛比赛演唱的歌曲就是“人人都爱他”这首歌曲的一段歌词是“吹起军号打起鼓,蒋委员长调队伍人强马壮真威风,要打退东洋鬼子兵桃呀桃杏花,李子花,抗日的领袖人人都爱他” 当时中共控制的军队和民众都在热烈的演唱这首歌曲,我觉察中共的蒙骗企图,因为当时广泛的地区到处都有国民党及同情支持国民党人士,以及国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这首歌曲演唱的时间很短暂,就被中共停止了,很显然的中共在敌后对国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进行蚕食鲸吞,也很快的收到了他们以为的显著成效一位 “人人都爱他”的蒋委员长在中共的控制区,逐渐改变了被人崇敬的声价,变成了被人诅咒的恶魔 二:“反对一党专政”歌(附原歌曲词) “老乡们,团结起,反对一党专政 要民主,要选举,大家一齐来救中国” 中共演唱这首歌曲的主旨,是在反对“中国国民党的一党专政”,这一歌曲是用民间小调添新词而成,再晋察冀地区广泛演唱,而且演唱时间较久,至民国三十四年 (一九四五年)中共发动全面战争,这首歌曲也就消声匿迹于无形,遍查中共出版之歌集并无“反对一党专政”歌曲之名,原因很简单,中共噎明目张胆的宣布完要施行共产党专政,共产党委书记就是大陆政治的太上皇 三:“打击顽固份子”歌曲 “呸!呸!呸!顽固份子见了鬼, 调转了枪口来对内, 妥协投降开倒车, 我们大家齐反对齐反对齐反对! 打!打!打!顽固份子找摩擦, 挑战把国共来分家, 阻碍军民打日本, 我们大家来打击它打击它打击它!” 这首歌曲又称“反摩擦歌”,歌唱的当时(民国二十八年夏,公元一九三九年),河北、山东、山西,中共正对抗日武装进行疯狂的攻击,河北省张荫梧在冀中被击溃,率残部转战至河南林县,山东省政府主席秦启荣被攻击而阵亡,山西新军叛变,国军六十一军朱怀冰遭攻击,损失惨重,中共攻击和解决国军,只是实行其战略要求,利用抗战壮大本身力量,准备未来推翻国民政府的全面作战,中共惯用的技俩如谚语所云:“恶人先告状”河北、山东、山西的抗日武装遭到毁灭性攻击,中共除了以歌曲宣传抗日武装的领导人物为顽固份子外,并在他控制的地区内疯狂的大肆口头宣传张荫梧,秦启荣为“摩擦专家”,用心之狡诈与险毒可见一斑 中共特意营造音乐家投奔中共的假象 有人认为为什么有的音乐家投奔中共,原因是中共是以抗日作为宣传诉求,一般人士以为参加中共,就是抗日爱国的表现我所搜集的一百六十余首的歌曲,有的作者不能说是歌曲作家,原因是作者名不见经传,作品又少,多采用现成的曲调而填词毕竟音乐是一门专门学问,真正的艺术创作,才能流传百世中共在它控制地区初期所演唱的歌曲,很多是国民政府抗战前所演唱的,例如作曲家黄自先生,他是一位纯诚爱国的人士,黄自先生的歌曲,大多由韦瀚章先生作词,他的学生刘雪庵、林声翕、陈田鹤、江定仙、张昊、贺绿汀等,都在音乐事业有所成就这些人中,除贺绿汀外,其它诸君都不是中共党员,还有赵元任先生,赵元任先生是语言学家,对推行国语运动,功勋卓越,他虽然不是国民党员,也绝不是共产党员一直担任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的院士,直到病逝陶知行黎锦晖,一位是教育家,一位是艺术家,中共惯技是吹捧拉拢,并冠以民主人士,社会贤达,进步人士等高帽,造成其为中立人士的形象,所以中共出版的歌集上,即使有这些人士的芳名,都不代表他们是共产党,否则就正中中共下怀,死者有知,难以瞑目 中共也有不少歌曲人才,但影响力最大的田汉(中共国歌作者)下场凄惨 有的早在抗战前即投入中共怀抱,如田汉、洗星海、吕骥、光未燃、聂耳等其中以田汉年长资深,也有些号召力和影响力,他在中共的音乐界具有领导地位,除了在抗战前投入中共怀抱的音乐歌曲界人士外,中共自己也吸收培养了些干部,如塞克、郑律成、张非、李伟、久鸣、孟波等,这些人在对日抗战前,多没有什么名气,群众对郑律成印象较深刻,因为他著作的“延安颂”所产生的统战效用甚大 中共的歌曲统战,特别对知识分子产生的效用大而且普遍 知识分子是社会发展的导引,尤其是对农村,有着启迪和激发作用,一方面激励了国内抗日的气焰,另一方面掩饰了中共壮大自己力量的行径,日寇发动侵华战争之初,敌后众多知识青年,多为中共所网罗喜好音乐人士,在中共的诱骗下,纷纷投入中共怀抱中共在它的控制区,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它的统战浩劫中共的统战专家周恩来,在重庆训示他的党羽说:“必须使合法的斗争与非法的斗争相结合”周恩来强调:“在文艺界广泛结交朋友,不能争取成为党员,也要作为同路人”中共集团发挥了高度的组织效能,音乐方面就是以尽力网络人才为目标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以前,中共发现音乐歌曲用于所谓“革命战争”效用甚巨,于是在音乐歌曲方面极尽统战之能事 国民政府的做法,有难以诿避的过失 没有对文化界作整体的规划,缺乏组织性强有力的辅导,宣传工作不深入,做法保守、被动,因此在文化战线上处于被动,也因此在对中共的战争上遭受挫败 中共“解放大陆”后,文化战线一面肃杀;中华民国反成中华音乐中流砥柱 在文化战线上,有了实质的转变,中共在文化战线上已找不到攻击中华民国的得力借口,自然就达不到煽动人心,制造混乱的企图大陆音乐歌唱界,何尝不想对中共暴政奉承一番,只可惜乏味可陈,音乐歌唱的创作少之又少,在在显示中共强力统治,人命危贱,人才凋零,思想枯涸的实质,反观中华民国的音乐歌唱界,在先进黄友棣、韦瀚章、林声翕、李抱忱、李中和等诸君的指导下,培养了不少的音乐歌唱人才,音乐歌唱作品如雨后春笋般地产生:如“中华民国颂”、“梅花”、 “中华民昨赞”、“杜鹃花”、“归不得故乡”、“木兰词”、“祖国恋”、“龙的传人”、“金门颂”、“伟大的中华”、“美哉台湾”、“战士之歌”、“绿岛小夜曲”、“兰花草”等,作品意境幽美,词韵铿锵,对人性之陶冶,皆富惇厚善良之浸润,廉顽励懦亦有功马 邓小平秉持中共一贯“下山摘桃子”的传统,改“中华民国颂”为“中华民族颂” 中共首脑邓小平听了“中华民国颂”这首歌后,感慨万千,自叹中共统治大陆四十多年,却创作不出像“中华民国颂”这样声词俱佳的歌曲,他告诉他的党徒把“中华民国颂”改为“中华民族颂”,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却可据为已有,从邓小平窜改意图,可证其师承有自,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