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学者民运研讨 吴国光:中共无前途 退党是好方式

作者:况蘩磨    发布时间:2017-06-01 03:18:14    

吴国光还指出中共政权是不能保证任何人的利益,中国共产党从根本上是没有前途的吴国光(录音):“这个制度实际上是连你党员的基本权利也不能保障即使你做了党的官员,你只能通过那些非法的手段使你的家庭致富也好,实际也生活在惶恐当中在这个意义上我就讲就是说你跳到共产党这条船上去,去参与分脏,那还不是通过非法的手段,你觉感觉好像得到了很大的好处我不讲对整个民族带来严重的后果了,就是你自己,带给你长期的困扰,带给你心灵的恐惧,带给你人格的堕落,那还更不用说了,共产党官员包二奶,使得家庭各种各样的悲剧,非常多了那么退党呢,当然也是一种很好方式在中国有各种各样的诱惑,需要把这个道理讲清楚,就是说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政治组织啊,从根本上来看是没有前途的,我想这个是主要的”  节目长度:11分52秒  下载mp3(16k) | (128k) 在会上,他们特别指出中共六四屠城至今二十多年来,中共不断打压抓捕异议人士、信仰团体,对人的监控更精细和职业化,还在不断的以变换的方式下继续实行专制统治;目前中国所谓的经济的发展变革是否是中共生存的合法理由无处不在的网络式监控是否是中共非法政权不自信的表现透过中国的种种社会危机,很多专家、学者也看到中国共产党党内变革是无法改变其党的本质,并指出共产党无论分裂成多少党派,无法与西方党派相比,更不能对中共抱有幻想,中国宪政民主道路需要更多民众的觉醒 著名政论家、《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发言中说(录音):“你说原来有邓,大家有这样那样,现在不就你们在掌权吗,不就是你们(中共现在执政者)在说了算吗那你们现在为什么还这个样子呢” 透过中共集权的种种恶行,可以看到共产党以不断变化的立场原则,维持其统治地位 胡平(录音):“历史上没有哪一个政权是在做了那么多坏事之后发起来的,它(中共)发起来的过程就使那个坏人越来越证明我正确吗,你想着20年来党内很多人也想,你应该改好点啦,应该多讲点人权啦,应该开放点啦,然后那些更坏的人,就不吃你那一套,结果过一年它又显得好一点,过两年它又变得更好一点,他就一再使事事一再证明你是错的;如果你把标准定为,什么国家变得很强大这一类的标准,他好像有很多证据证明你这是错的,所以他就更相信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回事,所以,你要谈谈西方外部的事,他就跟你比坏啊,你美国怎么着,你们原来不是靠欺负人、压迫人,都一样吗,人就是这个样子的,它(中共)就把一切合理化了,所以,我觉得它(中共)现在这个问题非常非常严重” 《河殇》总撰稿人、《民主中国》杂志社长苏晓康也指出(录音):“我就觉得,为什么没有去研究中共这个体制控制,社会控制能力的这种,我叫‘修复’,比过去更强,就像你说的出租车控制,街道老太太马列老太太从新组织,农村,我们过去说人民公社解散、消失以后,中共政权不到县以下跟古代一样,过去中共政权深入以一下,所以跟古代政权没法比的,这叫集权,说那个人民公社取消以后,联产承包制,因此中共政权不到县以下,根本不是!每个县长都是恶霸,现在到这个程度,有人居然就认了吗,这是这个政权的根本问题” 哈佛大学社会学博士龚晓夏强调,中国共产党和西方国家的党派不一样,在于它们的组织方式不一样,在西方结社、党是基层党起来的,你自己宣布是就是,中国的党是一个会社,这是两回事龚晓夏(录音):“西方的党派制度跟中国的共产党,无论共产党分裂成多少派,这中间是不可比的,这是一个很根本的问题” 著名学者梁禾亲身感受到,在中国无处不在网络式的监视系统带给她的恐惧,梁禾(录音):“整个监控系统,就是电子监控系统都是网络化,它那个网络不是指Internet那个网络,是一张网,他说每平方米之内就有我们的监视系统、摄像头,我想这不可能中国太大了;有一天晚上11点多,我坐在公共汽车站等车,突然发现对面马路上的树里就有一个摄像头,它照射整个公共汽车站范围;所以,我觉得这个监视系统的精细化和监控手段,它(中共)的心里就觉得你逃不过我,还有一个是更加职业化了,警察他就觉得抓你的时候,所以大家有种恐惧,我这次真的感到有种恐惧,人家说哎呀算了,别说噢,抓进去犯不着” 在讨论到在64之后,中共为什么还能继续存在下去,到底是什么理由让其继续维持专制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政治系教授 吴国光认为(录音):“中国共产党对社会的强力控制在某个方面来说呢,比如社会治安,第一个办法妖魔化西方我在香港中文大学毕业的博士生,现在中国已经升到副教授,前几个月来DC住了三个月,给我打电话说美国这么好啊,我在DC生活,好像没有遇到周围有人要抢我啊,这个社会治安挺好的嘛我说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呢你是研究国际政治的博士,你在美国来过也很多了他说以前都没有来住过了,就是匆匆来开个会就回去了,就说在中国媒体上看到的,西方社会是没法活的一天到晚都是犯罪,社会治安很糟糕资本主义民主就这样混乱,中国把它妖魔化了以后,就使得中国现在这个强力维稳的体制得到一个合法性我们要分析,中共到底有多少真正强有力的合法性资源当那些合法性资源都耗尽的话,到那个时候可能情况就有意思了 哈佛大学社会学博士龚晓夏以在美国的参政经验,对比西方和中国的党派制度龚晓夏(录音):“西方的党派制度跟中国的共产党,无论共产党分裂成多少派,这中间是不可比的,这是一个很根本的问题” 牛津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炜在演讲中讲到了(录音)“沿海利益,内陆利益,石油的利益,水电的利益,水利的利益,行业利益这是一个瓜分,但是远达不到代表不同阶层中国的弱势阶层,在共产党没有得到解救只要弱势阶层存在这个国家的政党体系当中得不到体现,这个国家政治上将很难长治久安” 张炜指出,中共对中国控制的精细化,以及在经济发展带来的污染等问题(录音):“(环境污染)过去一直没有成为经济发展的障碍,它是个政治问题、社会问题,但是呢将来会转化为经济发展的障碍,同时,变成既是社会问题,又是政治问题又是经济问题,这些问题直接威胁到老百姓身体健康,而且也威胁到社会稳定” 会上也分析了在中共专制机器中,中共党魁胡耀邦赵紫阳也没有逃脱共产党的迫害 哈佛大学社会学博士龚晓夏讲到共产党的党性和和自然良心的冲突(录音):“当他有个性的人在专制社会掌权的时候,往往就是以压制所有其他人的个性为原则的,我们经常看到是一个有党性的人和他个性的冲突,其实,这里头并不是一个党性和他个人那种喜好的冲突,我看到更多的是党性和良心的冲突,也就是说这个党性就违背人一种非常自然的良心的” 原中共警察大学教师,六四民主人士 高光俊律师在发言提问中讲到(录音):“胡赵这两个人下台,究竟多少是因跟他人性、性格、气质有关系,还是说,有多少成份是跟他在共产党的这个权利的斗争这方面也有一些关系呢” 高光俊(录音):“我觉得他们(胡耀邦赵紫阳)基本上还是共产主义制度的执行者,同时在80年代以前,我相信他或多或少的也参加了对民众的镇压了,对中国大众迫害的这个过程,所以,我觉得评他这俩人的时候,不能够把他们(胡耀邦赵紫阳)放在更高的角度上去看的” 哈佛大学社会学博士 龚晓夏以在美国的参政经验,对比西方和中国党派的不同,对于中国的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她指出,中共惧怕结社自由,说了不能做说明这个国家没有自由 龚晓夏(录音):“我想中共更害怕的是结社自由,我们都知道说什么吧,一般过去是什么都不能说,甚至什么都不能写,现在言论压不住,在现在这个社会中尤其是压不住互联网等等这些各种手段、声势,那么有时候也给一点点空间,有点说话的余地,“出气阀门”,但是说了让不让发表是一回事,但是说完以后按照哪一面来进行社会组织的,是他们不允许的所以结社自由对于民主制度是非常关键的,很多人对中国人的事情发生一种误解就是到中国去看,什么都可以说,中国挺自由的,中国很自由这个结论就得出来了,其实如果什么都可以说,但是什么都不能做,那么这个社会是没有自由的”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政治系教授吴国光认为中国宪政的发展模式带给中国人很高的代价(录音):“那么这些代价呢,贫富差距的代价,腐败的代价非常多那么就看民众对这个代价呢,承受程度到什么样子光滑的一面就是体现为国力增强啊这些东西,但是所有的代价都会要落到每个老百姓头上的,根本的希望在于民众的觉悟,民众要表达自己的声音” 吴国光认为透过北非发生的民主革命,看到仅仅发展经济是不能改变专制的本质吴国光(录音):“我看阿拉伯革命对中国的冲击呢,首先就是对当权者的冲击,别人都不害怕,他害怕的不得了这个就说明中国经济的发展并不能够解决中国的问题政治学上有个理论,政治发展以后对专制政权带来一个悖论,就是说你如果不发展经济,当然老百姓对你不满意,你发展经济以后,老百姓比以前更有能力,他对你发展经济的方式也不满意所以阿拉伯革命说明一个很重要的事实,你仅仅发展经济是不够的突尼斯在过去的十几年,二十年当中,是整个非洲经济发展增长率一直是最高的,政府效率一直是最好的,但是突然之间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在这种意义上讲呢,中国民众要求这种游戏规则变化是很自然的” 对于中国很多民众有求稳怕乱的心态,吴国光表示(录音):“我是很理解求稳怕乱这种心态,但是根本的问题就是说一个是求稳呢,可能并不稳,一个是怕乱呢,可能整个社会没有乱,你自己家的生活可能出问题了吃了有毒的食品了,你的小孩子因为装修得了白血病了,你的小孩子长大了根本上不了大学了,上了大学找不到工作了,环境污染到了这么严重的程度,过去多少年绝迹这样的一些病,比如肺结核病,现在又大面积的重新出现了,很多很多类似的问题,那么这种乱象呢其实也是非常值得担忧的如果那就是混乱的话,那我觉得刚才我讲的前面那些混乱,比民众上街这个混乱更可怕” 吴国光还指出中共政权是不能保证任何人的利益,中国共产党从根本上是没有前途的吴国光(录音):“这个制度实际上是连你党员的基本权利也不能保障即使你做了党的官员,你只能通过那些非法的手段使你的家庭致富也好,实际也生活在惶恐当中在这个意义上我就讲就是说你跳到共产党这条船上去,去参与分脏,那还不是通过非法的手段,你觉感觉好像得到了很大的好处我不讲对整个民族带来严重的后果了,就是你自己,带给你长期的困扰,带给你心灵的恐惧,带给你人格的堕落,那还更不用说了,共产党官员包二奶,使得家庭各种各样的悲剧,非常多了那么退党呢,当然也是一种很好方式在中国有各种各样的诱惑,需要把这个道理讲清楚,就是说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政治组织啊,从根本上来看是没有前途的,我想这个是主要的” 在一天的会议中,整个会议现场,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