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还有多少财富属于人民?中国大陆惊人现状

作者:夹谷辏姆    发布时间:2019-05-29 01:20:00    

  还有多少财富属于人民中国现状——我的分析         作者:道者道也         第一节 国民总收入的半数供养政府工作人员         中国需要老百姓供养的政府工作人员究竟有多少这绝对是一个世界性的科研攻关项目,我敢打包票,就是美国CIA英国军情五处俄国克格勃以色列摩萨德联合起来在中国有关部门的全力配合下也无法获得一个准确的数据我国政府有关方面的统计是“截止2003年底,中国公务员的总数是636.9万人”,而2005年官方非正式估计“中国吃财政饭的人员约有4500万人以上,另外,还有500万人仰赖于政府赐予的权利实行自收自支”既然可以“自收自支”,这里我就要提醒大家了,财政饭有三层意思,第一种财政饭是国家法理许可的财政拔款,比如公务员的部分帐面工资就是合法的吃“财政饭”,第二种财政饭是国家法规赋予的“自收自支”权利而获取的,如工商,文化,城管等部门,他们既是执法者又是经营者,既是球员又是裁判第三种财政饭是法理法规皆不许可但是被社会完全默认的财政来源,也就是每一个政府部门皆在干的乱收费,这个是政府几乎默许的潜规则范围内的“财政饭”(人家还是有收据的嘛),而这个财政饭要比合法的财政饭大得多         这些数据就能大致得出中国老百姓需要赡养的人员总数了吗绝对不是,我可以举几个例子以证明:我所在的国有企业(可以依此来类推政府情况),几乎每一个部门每一个办公室都有“借调”人员,什么是“借调”人员就是不属于编制内,但实际就是靠他们干活的员工,这些人都是隐身人,是不在正常的统计报表内的,但是数量惊人再举个例子,咱以前去上海学习,在街头经常可以看到一辆小型货车突然出现,停下来后,上面跳下来几个穿制服的城管部队和不穿制服的农民工模样的人,一阵鸡飞狗跳后,在城管部队的指挥下,农民工将缴获的战利品搬上汽车扬长而去,大家注意了,城管部队是半正式吃财政饭的,而农民工就是俗称的“白员”,不在编制的吃财政饭的人员,当然这里的“财政饭”又是不在编制内的财政,要靠城管部队自己谋取,得,绕得我也头晕城管雇佣的农民工就是最最最低级的“白员”高级的白员是什么人是有头有面的小官员的家属们,他们被安插在政府各衙门里,活得绝对不比一般政府小职员差,至于中高级官员呢人家的家属早已是正式的公务员了,谁还看得上“白员”这位子还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拟似“白员”群体,比如交警部门的暂扣车辆停车场,很多(我不敢说全部)交警部门的停车场都是由地方邪头“管理”的,你可以疏通他们来要回自己被扣的车辆,这些人实际上也是一种很特别的“白员”最后介绍一种“家奴型”白员,就是各个政府机关里的部分后勤人员,扫地的浇花的等等这类人,他们当然不是公务员,也属于白员范围,但不招老百姓厌恶         咱举这些例子目的很简单:中国除了包括600万公务员在内的在党政机关中“国有”身份的员工1000余万人,以及科教文卫金融等等事业单位3000余万员工外,还有很多很多靠合法或非法的财政吃饭的人其实中国那些行业协会也是属于吃财政的群体,因为它们之所以能够有威慑力获取利益还是靠政府这张老虎皮         现在大家应该有个大致的印象了,中国除了四千多万国家承认的吃财政饭的人员外,还有数量惊人的属于潜规则范围内的吃财政饭的人员,咱实在没有能力得出他们的实际数量,就战战兢兢地报出我的估计:一千五百万人吧,我想,这个数字绝对够保守的了         6000余万人的吃财政饭大军需要多少粮草来供养(对了,注意注意,还有农村这个大疙瘩没清查呢,根据官方数字,1995年,乡、镇、村还有吃三提五统的1400万人[不包括700万村官,又说500万],经过改革,现在也许少了,我只能说但愿如此,其实不交农业税后难道要把这些人饿死吗有人会说国家拔款了,呵呵,那点钱够花吗)这个又是一个世界性的科研难题根据官方公布数据,2006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209407亿元,全国税收收入完成37636亿元这个蛋糕怎么分配我不知道,但我可以提供其他一些数据以分析:“八五”期间,公车车辆消费占到全部国家财政支出的38%,2003年国家财政收入约为21715亿元,而由国家财政、预算外资金、企业和村民交费和列支成本支出的行政事业供养费用高达14266亿元,加上公安和武装警察的1500亿,达15766亿元占2003年GDP的13.52%,由这些被供养的公务人员(包括公安和武装警察)所消耗;国家预算收入、有统计的预算外5000亿收入、没有被统计的3000亿预算外收入,整个国家总计支出37960亿中的37.58%,由被供养的行政公务人员所消耗,而中国官员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年花费达9000亿元         从以上的官方正式或非正式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国家行政供养费用再加上估计出的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出国旅游费用的总开支大约就占到接近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三十         公布了官方的数据,现在我要谈谈咱自己的看法了,以官方认可的六百多万金牌公务员为准,这些人一年实际要花多少银子供养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说:政治弊端是“官多为患”,一个省有四五十个省级干部,几百个乃至上千个地厅级干部,一个县几十个县级干部中国共有33个省级行政单位(扣除台湾),2,861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那么全国就有一千多个省级干部,两三万个厅级干部,好几万到十来万个县级干部,还有京城随手一抓就是一把的“京牌”官员们         现在一些沿海地区一般公务员年收入十万元是很平常的,注意,这是合法的收入,是可以拿出来晒工资的收入,养一个公务员绝对不止薪水这一块,医疗交通吃喝拉撒贪污受贿等等需要供养的地方太多了,可以说,国家除了没给公务员配备法律意义上的老婆老公外,其它都是必须提供的,举些小例子:比如很多即使是普通公务员的家庭基本上都是不用开火做饭的现在高调进行公车改革,交通费也给了公务员们,可我没见我的公务员亲戚挤公交车或打的士,来来去去都有公车接送,而他不过是科级人员年底春节期间只要稍有权力的公仆海吃海喝哪个是自己买单的不论他是公家吃喝还是私人吃喝在很多地方,你做几年公务员后要是不搞个两套房子你都不好意思和人家打招呼至于那些村王乡王县王市王等等公仆,这些王爷及其家族一年需要多少粮草赡养简直没法想象         废话说了这么多(当然是废话,这些事情谁不知道呢),我们可以估计一下:一千多个省级干部一年要花费多少钱供养两三万个厅级干部需要多少钱供养好几万到十来万个县级干部又需要多少钱供养再统计全国六百多万金牌公务员社会又需要多少粮草来为他们全方位服务咱不能也不敢挨个统计,就说一个总数吧:至少三万亿元,这个不算多吧         说完了金牌公务员,还有党政机关其他好几百万人员呢,还有三千余万事业人员,还有几百万村官一千多万乡村混饭吃的人员,还有千百万政府雇佣的形形色色的白员党政机关其他几百万人难道就是省油的灯他们的花费可能比不上金牌公务员,但总数绝对相当惊人,事业单位难道就是后娘养的吗大家看看教育医疗部门人员的收入和厚黑,看看足协的牛比还有很多大家不会太注意的方面,比如人防单位,他们到处把地下人防工程搞成商业场所,那真是赚到手抽筋你可以发现事业单位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队伍,至于其他几千万各形各色的白员大军们,他们的获取自然低多了以上所有这些人咱也给他们一个数字来喂养:咱不管你们究竟有多少人员有多大胃口,4万亿元人民币,你们拿去随便分吧         2006年中国全年国内生产总值209407亿元,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与国内生产总值及国民总收入之间应该差距不大,而以中国房子拆了建建了又拆的经济增长方式以及一贯数字造假的习性,20万亿的数字未免假了些我有另外的数据:2005年世界银行公布中国的国民总收入为16770亿美圆,折合十三万四千多亿人民币,2006年就大涨百分之十以上吧,算下来15万亿的国民总收入如此一来,保守的估计,中国每年国民总收入的一半都得拿来孝敬政府工作人员了         第二节 主要经济组成部分是由特殊阶层操纵的非正常经济         中国的经济组成笼统地说是由公有经济、外资和私有经济组成,但是中国的公有私有经济形式已经完全变味,公有经济未必公有,私有经济未必私有,实际上皆是由特权阶层操纵,它们是由特权阶层私欲操纵的非正常经济         公有经济的最主要表现形式是垄断国有企业,这种垄断形式有两种,一是电信石油烟草之类的在国内外仍然有一定竞争对象的企业,另一种是水电气之类的完全垄断经营实体         曾经几时,公有经济实体里的职位还是一个鸡肋,而现在它们却是香饽饽,电信石油烟草之类靠着高度垄断和半执法者的地位以超烂的管理却获取惊人的利润,而水电气之类的经营管理者更是以狂饮烂嫖的水准照样获得无法形容的丰厚待遇,即使它们年年巨额亏损,以至于使曾经代表高尚体面生活的外资白领职业黯然失色         其他国家也有中国这两种国有经济形式,一种是政府认为需要国有的如核工业之类的企业,一种是供水供电之类的服务企业但是这类国有经济需要被压缩到最》段?冢???邮芄?诘难细窦嗫兀?苤??荒芤蛭?愕奶厥舛?锏矫裰谕飞先ィ??泄?恼庑┕?芯?檬堤迦词峭耆?锏矫裰谕飞先チ恕?lt;BR>        公有经济实体为何能够骑到民众头上作威作福难道国民政府故意与人民作对吗当然不是,是因为公有经济实体已经完全成为官僚集团的私家后院,只不过挂着公有名义的羊头而已,如果说普通老百姓做公务员的机会很小,那么你想进入待遇丰厚的公有经济实体成为一个“正式”的员工则是更难(请注意正式这个词,下文将会解释),因为这个公有实体已经基本对老百姓关上大门,一个拒绝普通民众的国有企业难道还可以算是国有企业吗中国的国有企业的真实面目是拥有国有企业特殊权力的私有企业,通常称为官僚资本,我们的还加上有中国特色的权利,有了这样权利的官僚资本经济实体对于其拥有者来说那还不是生金蛋的母鸡吗         当今国有经济实体还有一个恶劣的原罪,那就是残酷剥削“合同工”,如果你能做一个光荣的正式工,那你发达了,你可以躺在那里享受惊人的待遇,如果你只是公有经济实体里的合同工,那么“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你只是一头干活的驴子,从电信烟草到水电气交通等等各类公有企业都招募了巨量的合同制工人,给予其和正式工相比极低的薪水和待遇,剥削其劳动果实,可以说,国有垄断企业之所以有那么高的利润,和雇佣了很多只需要给予微薄待遇的合同工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没有合同工,水电气交通等政府经营实体简直难以想象还要亏损到什么程度,是国有经济实体中合同工的汗水把正式工的钱包浇灌的无比丰厚,真是同处一片天地却是两重天,这是令人发指的残酷剥削,是完全违反人类基本道德准则的行为         私有制的蓬勃发展极大的冲击了我们社会的一潭死水,然而对于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私有经济是要打个大大的问号的,因为中国这种私有制有别于通常的私有制,它的主要形式仍然是官僚资本,由特权阶层控制的私有经济占据了私有区域的最重要部分,剩下的一点还得看着政府的脸色生存         特权阶层通过掌握国家权力而获取自己经营上的便利,如每一个国有经济实体的背后都有很多特权阶层拥有的私有企业为其“配套”服务,这种“服务”的利润自然是很高的,掌握国家权利的阶层将政府工程项目交给自己阶层经营的实体承包,这块区域是今天中国暴发户产生的主要源泉之一,而各个政府衙门的特权阶层利用自己区域范围的管理权力垄断了这些区域的产业经营权,不容民众染指或者极力打压普通民众的正当经营,至于那些“纯粹”的草根私有经济实体则时刻面临政府部门的“法规”威胁,环境保护,税收,劳动保障,不规范的法律条款随时可以要你的命,迫使你乖乖的卷缩在特权阶层的淫威下苟且生存         外资尤其是西方资本的进入可以说极大的推动了中国的进步,但是对中国的负面作用也越来越明显,一是环境污染的转移,二是西方面对利益的诱惑丧失了他们的道德标准而纵容黑暗的肆虐我这里就有一个很大的外资项目-----扬子—巴斯夫化工项目,它的污染是显而易见的,配套企业的污染更是惊人,但是扬巴这个项目如果建在德国恐怕就不是这个样子了,今天中国的经济市场对西方确实很有诱惑力,资本家的根本目标就是利润,这种诱惑迫使西方政治力量经常放弃他们的道德价值观         这里要说一下中国一种特有的经济形式,就是政府建筑里的楼台馆所,大家应该注意到,在中国,屁大的政府机构都要建个大楼,虽然屁大的官员都拥有面积超大装修超豪华的办公场所,但是如此情况下各个政府大楼仍然有多余的空间,这个空间自然就用来经营了,或出租或自营,大家不要小看这个区域范围内的经济力量,如果再算上政府到处建造(很多都是非法建筑)的门面房商业楼,你就会发现这种经济力量实际上真是不一般的庞大,也许它是中国第三产业的最主要力量呢         第三节 土地是特权阶层的最主要掠财源泉         二十世纪末本世纪初影响中国最大的事件恐怕就是波澜壮阔的圈地运动了,这不仅仅是中国的历史大事,也是世界性的历史事件,我想未来的人类历史撰写将会给它一个应有的地位的,对于这场运动对中国的影响,我可以说真是“十年之间,家不见家,国不见国”         圈地运动的目的何在你可以说是经济发展的需要,也可以说是敛财的需要,我认为,在圈地运动的初期,因为中国自身环境意识的局限性,绝大多数国人还没有看出土地的巨大财富价值,那个时候圈地运动的主要目的可能还是为了发展经济和官员政绩的需要,然而就如股票市场的波动一样,当政府(准确的说是特权阶层)发现土地的巨大价值后,圈地运动就完全变得极其残酷了,从这以后,我认为圈地的唯一目的就是掠夺财富,资本家为了百分之二百的利润不惜走上绞刑台,而这场圈地运动的利润早已不是百分之二百的事了,中国特权阶层还有资本家所不具备的掌握国家机器的权力,所以,当今的圈地掠夺几乎是一场不可能阻止的运动         圈地而获取的财富是今天中国暴富集团发财的最大源泉,将来仍然是特权阶层敛财的主要方式之一,从城市到农村,从沿海到内陆,谁掌握了土地,意味着谁就有取之不尽的财富,即使是今天的乡镇干部,即使是一个小小的村长也常常可以敛财百万千万甚至上亿,原因就是全村的土地使用权都可以由一个村长书记来决定,由他任意使用,为了这个目的一个村长往往可以通过土地售卖分赃集团调动可怕的国家力量来实现他的目标,这也是乡村变乱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可笑的是,今天很多自认是为民请命的左派人士鬼哭狼嚎要求阻止保护私有财产,难道农民的土地任意被官员掠夺就能保护农民的最后生存希望了吗书生不深入民众中去考察只会乱国殃民         第四节:知识不能改变命运:平民失去翻身的机会         直到现在,和家乡人聊天时他们常说:还是你们那时读书好,有分配哦其实我读书时整个教育环境已经是末日狂花了,只不过我总算能够安家立业,对得起父母养育之恩,没搞得白读十几年书而已我绝对不赞成“有分配”之说,但现在的农村确实又回到“读书无用”的时代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也是我们70后读小学中学的时候,那时有过“读书无用”的争论,不过这种感觉仅仅是针对一小部分群体而言的,比如对那时的城镇户口孩子来说,读书还真的无用,反正总有工作,大学毕业后分配的工作往往还不如高中毕业直接分配的工作优越,如一些巨型国企职工子弟等等         而对我们这些农村孩子而言,读书几乎是唯一改变命运的道路,那时从小学到大学的学费都不高,就我这里来说,除了极少数非常困难的家庭之外,都是可以供得起孩子读书的,那时中小学的学生流失也比较严重,原因基本上是他们自己读不下去,学习成绩太差,实在不愿意再读那时的教育总体环境也确实很差,因为穷啊,我读小学时教室里一到下雨天都可以养鱼,但是对农村孩子来说,只要你想读书,愿意读书,还是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的         现在呢首先要承认现在社会发财致富的机会应该说是大大的增加了,然而对于任何国家和社会来说,发财总是少数人的机会,创业更是少数人的成功之路,比尔.盖兹的成功并不能代表美国其他青年没有把握机会如果一个国家的民众对教育投资结果的感觉普遍是负数的话,那么这个社会必定有大问题而对于中国的平民来说,对教育投资的普遍感觉已经是负数了         现在的读书成本究竟有多高早已有无数的计算版本,2004年全年全国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936元,有2610万人年人均纯收入低于668元,有4977万人年人均纯收入为669-924元200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分析,有8517万人口人均年收入低于882元,有2.1亿人属于世界上公认的人均1天1美元以下的贫困标准读大学需要花多少钱我给个统计报告,中国教育在线 http://www.eol.cn/html/06huafei/ 的统计,大家自己看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报告显示:中国30年来高等教育学费上涨了25倍可以说,上个大学没有几万元你甭想拿到毕业证,对于年收入一两千元的农民来说,这是十年几十年拼命劳苦才能够积攒到的数字         这仅仅是大学的花费,小学中学的花费还没算,可以肯定数字也不小,我的印象中没有人认真统计这方面的数据,原因可能是各地差别太大吧,不好统计,但有一点,既然现在教师的待遇有了很大提高,而国家并没有对教育投入多少,羊毛总是出在羊身上,不管你是城市还是农村,一概不能免俗,我这里读县中高中班几年前的价格就是差一分一万块,还要找人,有人说了;干嘛花钱读县中不额外收钱的高中班就那几个,教育是要好的环境的,不然大家为何总是挤破头读重点中小学现在教师贼精明了,正常课程又不好好教,热衷于补课,你敢不补吗老师每每夸你孩子某方面有特长,你不要高兴,那是要你掏钱给孩子进课外班,你敢不出这血吗农村穷,农民苦,可农村教师也是人,也要解谗,三头两头叫学生交点费用,每次不多,细水长流,名目五花八门,真是难为我们的人类灵魂工程师能想得出来那么多花样         在中国什么职业好公务员,事业单位,大型国有企业,水电气等等特殊国有企业单位,再就是外资白领等等职业了,我承认,公务员是全民招聘的,事业单位等等职位也是招聘的,先统考再面试,但地球人都知道这里面的潜规则,我有不少同事也进入政府机关,其他同事为何不去考大家不傻,凡去考试的人之前都找好关系了,这才去考试面试,你要是连考试都不过那就不好说你了,考试可能是真,面试就是做个样子今天的中国除了公务员事业单位某些大型国企等少数职业可以给你好的福利待遇之外,还有多少职位能够给予不要抱怨私有企业,一些私有企业确实是够黑的,但是总体来说,他们要是按“规矩”办事的话,它们早就完完了         可是公务员这样的优厚职业现在基本上是给少数利益集团垄断了,官员世袭化,公务员世袭化,又有哪个官员家庭没个三姨娘六舅母的亲戚的孩子再分一点,剩下的那一点残羹冷炙给平民百姓分享犹如一滴水掉进汪洋大海里,你有本事就抢去民盟青海省委调研课题组完成的对青海省海东地区的平安、乐都、民和、化隆、循化、互助等6县的农村大学生状况调研显示:从2000年到2005年的5年间,回到海东地区的农村大学毕业生共计8863人,截至2005年6月,尚有5900人待业其中,乐都县、平安县的待业率分别高达82.8%和96.2%         现在大学生就业薪水竟然低到几百元的水平了,我估计,薪水低到如此地步的职业恐怕不可能给你各种国家规定的劳保福利了,农村野建筑施工队里拎泥桶的工人就是这个价格,还是大几百块,还供午饭茶点,而我们象牙塔里的黄金一代竟然比拎泥桶的工人还凄惨,然而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一方面,中国获取国家权利的部门企业薪水之高令人乍舌,我可以断定,今天中国相当一部分权利部门的员工生活水准已经达到或超过港台韩国这些新兴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生活水平了而另一方面,中国又是一个廉价劳动力极其丰富的国家,劳动力便宜得跟不要薪水一样,因此而获得众多的外国投资,我们的政府并且以此为荣,以中国大学生十几年寒窗苦毕业后却只能获取几百元的薪水为荣,与之对应的是,近年来南方广东地区出现了所谓的“民工荒”,我不得不佩服中国人的无耻程度,在这个国家里有数亿人迫切需要一个工作以养家糊口,而我们的喉舌竟然说用工紧缺,要求民工不要过分挑剔         读个十几年书能把自己家庭搞得倾家荡产,能把父母搞得焦头烂耳,那可真是卖儿卖女的情景,妓女供养兄弟读书不就是卖女吗穷苦人家的孩子在学校甚至靠检垃圾桶里的食品生活,如果这样的情况下还是毕业即失业,毕业还不能够养活自己,那么现在不时发生在大学生中的悲剧就不难理解了         贫困并不可怕,任何国家任何社会都有贫困群体,可怕的是将平民翻身的机会彻底堵死,而现在的现实就是普通老百姓的晋升机会已经基本被堵死,贫民永远是贫民,官员永远是官员         民众不信神,民众不相信因果报应,民众没有希望没有未来,那么民众还能干什么         第五节 还有多少财富属于人民         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部门的报告表明:在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中担任主要职务的,有百分之八十五至九十是高干子女,实际上已形成了官僚资产阶级至2006年3月底,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五千万以上的有27310人,超过一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超过一亿元以上者,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拥有资产20450亿元         几年前就有披露:中国大陆银行体系总计八千九百四十亿美元存款中的百分之八十,集中由百分之二十的存户持有我认为这样的笼统统计是不符合中国的国情的请看国家统计的数据:2004年年末全年全国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936元,按年人均纯收入低于668元的标准,年末农村绝对贫困人口为2610万人,按年人均纯收入669-924元的标准,年末农村低收入人口为4977万人而200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分析,如果按照低收入现行标准,即人均年收入低于882元(仅相当于全国农民平均收入水平的1/3),目前还有8517万人口也属贫困人口如果按照世界上公认的人均1天1美元以下就属贫困的标准,我国目前还有2.1亿贫困人口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认为:到2005年底我国没有解决温饱的贫困人口已下降到2365万人         什么叫没有解决温饱就是还没有解决吃饱穿暖的问题,通俗地说就是肚子始终保持饿着,身体始终保持冻着,我为何这么废话因为对中国很多人来说根本没法想象这种事情,很多整天饕餮者认为野菜窝头好吃,他们估计会认为那些需要靠野菜窝头糊口的人太有口福了         那些一年收入不到九百元的八千多万农民,我可以担保,他们的个人财富基本不会超过一千元,在这个国家里他们的财富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两亿多每天收入在一美圆以下的人,他们拥有的财富也是极其微薄的,中国有九亿农民,其中也有很多人生活富裕,但是大多数人的状况可以用三个字表达:还活着也就是勉强使自己的生活运转着,为了这种“运转”不得不背井离乡四处打工或者在自己那点土地上拼死拼活的刨食,这里面有多少艰辛和血泪已经不需要再重复,城市里的贫民还有可以安慰之处,他们或多或少还可以得到一定的国家救济,这个群体的数量也是很大的,一般的估计在三千万左右我的家乡属于中国中上等水平的农村地区,我这里的农民生活还算过得去,楼房逐渐普及,吃点鱼肉算是平常事,但孩子缀学厉害,主要是因为学费太高,很多家庭觉得供不起读书又划不来,农民生大病多数去医院治疗几天之后一般也就出院了,撑一天算一天         从以上分析我可以认为:中国近十四亿人口中有一亿人属于被遗忘的群体,这个世界与他们无关,有一亿人基本不存在拥有财富问题,也就是说“财富”这个概念不适用于他们,还有至少四亿人不存在“购买”能力,他们仅仅能保证糊口,商品生产者完全不必考虑他们的消费能力,有购买力的是其余近八亿人口那么我对中国阶层的分类是这样的:第一个阶层(也是处于最顶端的阶层)是由几百个也许是几千个超级家族组成,他们拥有惊人的财富,是这个国家社会的掌控者在他们之下是第二个阶层——地方性的特权家族,数量也许是几千上万家,这些王族控制着地方的权力,自然也拥有无与伦比的财产,第三个阶层是由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私营企业主、国企的管理人员、部分垄断国企人员以及高级白领等这些群体中的部分人员组成,第四个阶层是生活比较富裕的一般民众,他们经济上比较宽裕,但是对社会没有什么影响力第五个阶层是由城市平民和农村生活较好的农民组成第六个阶层是贫困群体,也就是四亿没有购买能力的民众第七个阶层是一亿没有财富的赤贫阶层,第八个阶层就是最后那一亿灾难性赤贫的阶层         那么我可以认为,中国有六亿人拥有的财富微乎其微,相对于这个庞大的群体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几亿平民阶层拥有的财富肯定不及第一第二个阶层所拥有财富的总和多,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