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中国理财产品大爆发 次贷幽灵隐身其中

作者:孔憧侵    发布时间:2018-02-01 10:02:06    

何清涟:请看好你们的钱包,中共不少影子银行与地方政府正在盯着呢 而该产品的募集书中没有提到的是金象的资产:农镇泰和的一个接近空置的地产项目,位於中国最穷省份之一的田间尘土扑面小路的尽头 “他们甚至还没弄好一条路,”汽车维修工李川表示,“当地政府现在囤地,只想价高的时候卖出去”其称自己住在项目中 金象38号是数以千计的“财富管理工具”中的一款,这些工具瞄准过去五年火爆增长的富裕投资人据中国财富管理谘询公司CN Benefit的报告,今年上半年这些工具的销售额飙升43%达至12.14万亿(兆)人民币(1.90万亿美元) 这些工具通常生于中国“影子银行”体系中,这一体系由非银行机构组成,未接受和银行业一样的监管,其占中国所有新融资的份额已达约五分之一 与引发2008年金融危机的美国的次级贷款热潮相仿,这些产品通常是不透明的,一般依靠于类似泰和地产项目这样的高风险主要资产 **警钟高鸣**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金融不稳可能会对全球造成影响,这些产品在中国的营销方式已然引发警钟高鸣 其已经成为庞大的产业,包括大量的金融产品分析师用不同的方法衡量该产业的规模巴克莱预计今年将发行约22万亿元人民币的财富管理产品惠誉则表示中国银行业在今年6月底,有约10.4万亿元的财富管理产品负债 路透调查了网上以及银行网点提供的超过50款财富管理产品,希望追踪到投资者的资金到底流向何处 所有产品都没有解释甚至表明该产品背後的支持资产,只有两款产品例外 监管银行产品的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银监会)表示,当前流通的财富管理产品超过2万款,而五年前只有数百款 在回应路透此篇报导质询的邮件中,银监会表示新的监管要求这些产品增加透明度 “财富管理产品没有明确说明基础的证券化资产的状况很少见,”银监会称其还补充称,去年颁布的规定“明确声明财富管理产品募集书必须阐明如何使用资金、以及投入各个资产类别的资金比例” 银监会正在研究进一步加强这些产品的监管框架,并“将继续鼓励财富管理行业在透明和风险可控的原则下成长” **“庞氏骗局”** 这类理财产品畅销长达五年後,出现越来越多遭遇麻烦的迹象中国最大的信托公司之一中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披露旗下名为“诚至金开1号”的信托产品有违约风险,因其贷给煤企山西振富能源集团的资金出现问题振富集团的老板已被逮捕,有报导称他总共欠下5亿元债务 “振富集团和相关公司在第二季已被起诉三次,全都因为从地下渠道进行的表外筹资活动,”中诚信托在其网站上称,政府工作小组正在努力确定有关债权人和债务金额 如果这个产品出现违约,将成为中国信托行业首批违约案之一,也将成为判断谁最终为投资产品违约负责的先例 这不禁让人忆起大约十年前,中国信托业曾出现的大规模亏损和破产,当时中国最大的国企之一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宣布破产一些分析师警示,信托业可能存在欺骗行为 “一些银行一直在用新(理财产品吸引的)资金弥补产品池中旧产品的亏损,”美银美林策略师David Cui说“在我们看来,从根本上说这与庞氏骗局没有什麽不同理财产品的资产规模停止扩大之时,或许就是这场骗局该停止的时候了” **管理问题贷款** 理财产品是种短期投资工具,各大银行对外宣称,这种产品是回报率比存款利率更高的低风险工具理财产品募集资金,投资於各种不同的资产其中一些资产,比如金象38号和诚至金开1号,与高风险信托贷款相关,这中间银行起到中介的作用,将信托公司和投资者撮合在一起 最开始,譬如金象这样的产品被认为是中资银行管理问题贷款的有力方式,普通民众也能通过投资这样的产品,获得高於存款利率的回报,实现财富增长 但是,随着中国经济增长引擎放缓,有关大量理财产品将难以持续吸引资金流入的担忧加剧,其中很多产品到期日只有四周时间那将让银行和投资者被这些产品可能滋生的不良贷款缠身,在中国经济显示脆弱态势的时候,亦会给金融体系造成压力 “让人担心的地方在於,如果一些投资者发现这些产品开始出现亏损,可能会在其他投资者中引发恐慌,”Sanford Bernstein分析师Mike Werner说“最终可能导致投资者逃离这种产品,导致整个市场出现流动性紧缩” 尤为让人担忧的是,这些理财产品的质量和透明度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6月曾表示,很多银行未能充分披露投资这些理财产品的相关风险,但他没有宣布任何控制理财行业增长的措施 **“财富发动机”** 招商银行发售的“350号理财计划”说明书中称,准备筹资2亿元人民币(3,500万美元)直到第5页,该介绍书才透露,理财产品与铁道部相关铁道部的债务总额达到了2.2兆(万亿)元人民币(3,460亿美元) 铁道部正在寻求2.43兆元人民币(3,920亿美元)的再融资京华时报报导称,铁道部在今年第一季就亏损了70亿元人民币,因其受到1月至3月期间逾280亿元人民币的偿债活动拖累 招行说明书中亦表示,该理财产品筹得的资金最高有70%将可用於“其他资产”的投资,但并未透露这些资产的详细情况银行官员表示,收益通常会放进一个资金池,但称不能告知具体投资方向 美国次级房贷泡沫中,大多数信贷衍生品凭证和其他高风险房屋贷款抵押贷款所支持的投资工具都被评级机构划分为AAA评级在中国,国内机构给予铁道部债券的是最高评级——甚至要比美国公债评级还要高 中国银行出售一种名为“汇聚宝”的理财产品,介绍中只称资金将投资於高质量资产,保证的收益率要“远高於同期定期存款利率”除此之外,并无细节提供 “问题是,即使是高净值中国投资者也不一定完全理解其中包括的风险”Threadneedle Investments旗下China Opportunities Fund基金经理Gigi Chan表示 “这些投资者被告知,可以获得有保证的收益率但是人们需要认真考虑,事实是否真的如此” **鼓励行业创新** 中国信托产业的规模达到5万亿元人民币,有时候被称为“影子银行”1979年中国开放後,该行业得到了迅速发展其用意在於促进金融服务业的创新,向传统银行不会受理的较高风险企业贷款 最初,信托公司从机构投资者得到资金,再将贷款发放给那些有需要的企业,从中赚取一定费用然而在过去几年,这种情况有了变化 银行开始同信托公司加强合作,透过将信托贷款打包成小规模的理财产品,来迎合追求收益率的存款人需要;或者是将信托贷款产品直接通过分行出售给存款人 银行亦开始将不良债务转移到大约60家信托公司,这些信托公司再将这部分债务重新打包成投资产品,卖回给散户或某一家银行合作销售这类工具通常集中於房地产投资,因为中共政府正在治理银行向房地产开发商提供的贷款 近乎同一时间内,许多中国银行开始将名为“理财产品”的高回报投资工具出售给寻求较高回报率的人们 **现金压力** 去年中资银行的存款增速放缓至13%左右,为数十年最低 分析师警告称,资金流出储蓄帐户,流进财富管理产品,对银行业稳定性造成威胁,因这降低了银行手头可贷出的资金规模并导致现金压力 “惠誉长期以来强调,与中资银行财富管理活动相关的最大风险,是其对融资和流动性造成的压力,”惠誉分析师Charlene Chu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市面上相关产品规模保持较小时风险容易控制但中资银行越来越难以管控此一问题” 中资银行表示他们更青睐直接存款,但财富管理工具是为了迎合具爆炸性增长的市场需求 “客户对於金融服务的期望一直在增加,”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告诉路透“为了确保健全发展,留住旧有客户并吸引新客户,财富管理产品现在已成为金融服务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本文提到的其他银行拒绝置评 **两周即到期** 银监会去年实施限制一些高风险产品销售的规则,包括一个月或更短期限品种以及与中国典当行相关品种 但多数产品期限仍不足一年--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表示只有3%品种超过两年信息不透明,规则则是留有解读空间 “关键问题之一是短期融资被用於为长期项目买单,”香港巴克莱中资银行研究主管May Yan称“基础设施项目应通过长期债券融资不幸的是,中国不具备这点” 银监会去年颁布规定,要求只有现金超过100万元的个人才能直接投资信托产品,以此来保护小投资者 在此次调查的两个城市的银行分支机构中,该规则很容易被绕过 南昌和深圳银行客户,若无力拿出100万元人民币投资,可以选择将资金与别人放在一起来满足最低投资门槛 **合同漏洞** 这些又被称作“影子银行”的信托机构创造了各种各样的财富管理工具,然後委托银行来向其客户推销 路透采访的这位银行职员强调,这些产品有着低风险的特性,尽管承诺收益率高於一般水平他们通常也无法说明所筹资金的投资去向 “合同上没有保本条款,但你不必担心,”交通银行在当地分支机构的一位理财经理说,“之前我们所有投资於这些产品的客户都如约获得了本金和利息” 而如果这些产品违约,到底谁将来承担风险完全不明确 过去,中国法院曾有过要求银行赔偿投资者基金份额和其它金融产品上损失的先例,因此有人表示,若这类违约接连发生,可能会对中国主要银行构成压力 但多数这类金融产品的合同,都直接把责任推到了投资者一方 Sanford Bernstein的Werner说:“真正的问题在於,一旦出现问题,由谁来担责” 在中国建设银行深圳分行办理业务的主妇郝雪琦Hao Xueqi则没有表现出担忧 “我曾经买过这些产品,都能够收回本息,”她说,“我通常会去较大型的银行,因为它们声誉更好,不会亏了我的钱” **保障房** “金象”理财产品所筹资金将被诸如泰和城建公司,这是当地政府的一家融资平台泰和是一个较为闭塞落後的江西省的一个农业城镇,2010年其人均年收入为4,500元人民币,仅为北京城镇居民年均收入的十分之一 据该产品的招募说明书,泰和城建将用所筹5,000万元人民币资金用於偿还其房产项目的部分建设成本 “中央政府希望建设更多的保障房,因此他们想将这里所有的农民转换身份,让他们离开,”泰和居民Xiao Hongmei说“政府许诺给曾在这里居住的农民建设公寓,但许多人到现在什麽都没看到” 泰和镇政府宣传部门的一位发言人拒绝评论,称有关问题可谘询江西省人民政府 江西省政府经济计划部门副主任Xu Weiguo表示,在降低经济风险方面,江西省是模范省份 “我们一直在仔细的研究中央政府的指示,遵守相关的规定,"他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