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中国私企的险境:血色将至

作者:茅故榫    发布时间:2017-10-02 04:26:10    

在陕西省靖边县的中心地区,有人发现一个新兴的石油镇,该镇受控于一个国营企业“陕西延长石油集团”延长石油大厦有十二层高,鹤立在这个低矮的镇上到目前为止,该企业依旧是靖边镇员工最多、纳税额最高的企业该镇上有3000多架红黄相间的“点头驴”,每年它们从这里抽取的石油达7百万桶这个位于中国西北部地区的地区以那些赤贫的农民而著称,这些农民居住在洞穴里,而这些洞穴师从又深又结实的土壤中挖出来的十年间,靖边镇已经成了一个蓬勃发展的企业镇 它如何茁壮成长成今日模样——这里面有个值得传诵的故事十年前,这里的石油井并不属于延长石油集团,而是私营企业家以及一些小投资人,其中包括当地几千名农夫后来发生的事很有“血色将至”的意味——《血色将至》是一部好莱坞电影,讲述的是19世纪之际美国发生的对石油财富残酷的争夺而在靖边版本中,这个粗暴的主人公不是别人,而是国家当地三名有名望的共产党员油商,为了他们的油井奋力对抗,但等待他们的却是破产、入狱,罪名为反国家罪冯晓源、冯秉先(无亲属)以及王世均(人名均为音译)都曾经是官员,他们都相信了政府所说的“要保护公民与私企的产权”的华丽言辞 故事开始于1992年,当时隔壁省会甘肃的兰州市来了一支军队,凭着国家许可证他们在靖边镇钻孔取油,收益可观两年后,石油官员对北部城市陕西的石油开采可行性表示了怀疑——官方允许私人投机商出租开采权——于是“淘油潮”开始了冯晓源当时已有50岁他辞了靖边县畜牧局局长的职位,从一个商人朋友筹集了资金,开始开采其第一个油井当时中国无与伦比的领导人邓小平,正鼓励人们下海从商冯先生在去中国蓬勃发展的东部沿海城市观望的旅途中跟上了这个新兴创业潮 冯先生在畜牧局的副手王志华则留守原职很长时间内,这似乎不言而喻地就是个错误的决定于是冯先生也开始沾手石油领域曾任村党支委书记的农家子弟王世均,如今依旧举家住在洞穴中,也开始沾手这一领域王世均向亲戚朋友借来了钱来挖第一口井,每日能收获60桶原油消息传出了省,吸引了来自隔壁内蒙一家国营企业的冯秉先他来到靖边县,用他妻子在边境与内蒙人做生意挣得的钱来投资这一产业这是在靖边镇发生的一个小小的采油潮,投机者挖掘了几千个口来采油无数农民在旱井面前束手无策,一无所获但那些先到的幸运者则成了农民石油大亨 达到顶峰的是2003年初,当时一个方圆417平方英里的地上开了4000多个油井,日产量达几万桶原油,而占有其中份额的投资人有成千上万个普通农民的简陋装备只能抽出中国原油产量的2%-3%但他们正在打破了中国一个不成文规则:不要壮大到令国家眼红的地步1999年,中央政府命令陕西地方政府停止售卖开采权,并帮助中国最大的石油企业——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买下全部现存的油井但由于地方政府在农民开采的石油中尝到了甜头——他们所占利润多达一半(这只是合同上所明文写的利润让与)——他们想换种方式,甚至依旧允许开采新的油井 正是在2003这一年,中央政府再也没有耐心了在春季会议上,靖边镇官员告诉地方石油大亨说北京禁止他们的私有采油实验,并引用了1999年发出的被他们所忽略的指令畜牧业前领导人冯晓源是小经营者的代表安静地坐在谈判桌上不发言的人当中有一个是他之前的副手王志华——如今是镇上石油的管理者二人的命运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2003年五月份,靖边政府继续侵吞了约1600个油井,并派了警察阻止私人所有者夺回它们总体上,在那些天,陕西的地方政府将4000个左右的油井变为国有,按照当时油价每桶还不足40美元算(今日油价早已是当年的两倍以上),其总价值约8.5亿美元在整个陕北,几百名私人投资者都对抗夺取油井的人有人被殴打,有人被拘留大多数人最终接受了低额赔偿,总值约2.4亿美元左右 然而冯晓源、冯秉先以及王世均这几个有希望因此成为百万富翁的人则不放弃他们想组织集体诉讼法院拒绝受理此案,接案律师被拘留了而他们也因此被捕入狱,罪名是扰乱和平与非法集会冯秉先蹲了三年监狱,另外两人则分别坐了五个月、六个月的牢狱冯晓源被逐出党籍 同时,一个县办企业接手了石油生产,王志华(音译)是其中一个负责领导人2005年,县领导与延长集团——地区性国有企业——达成协议:由县来控制这些油井2008年延长集团建了那座12层高的大厦去年,延长集团在靖边县就有3.7亿美元的收益,纳税额达1.75亿美元地方政府也取得了良好的业绩王志华如今是延长集团的董事长 靖边镇政府信誓旦旦作出的要忠于法律以及要保护私有财产的承诺似乎只是一句空头话相反,该镇已经成为人们所说的“国进民退”——国家前进而私营部门倒退——的典范政府称国营石油企业能更专业更好地管理油井,提高产量并且在开采新油井方面会兼顾环保,这比原来那种胡乱开采要好得多(以前的石油老板说,事实上,延长集团如今挖掘更多的旱井,因为企业管理员每次都能从中获利——但延长集团否认了这一说法)2009年隔壁省会山西省也用过同样的套话,当时由于那些私营企业拒绝将煤矿以低价出售,他们强制关闭了几个煤矿 政府还说,当国家前进的时候,公众也总是获益的去年靖边县的农村人均年收入达高于平均水平的1500余美元,而城市人均年收入近4000美元延长集团招聘了几千名当地人,包括王世均的弟弟和侄子他说受雇于延长集团是如今靖边人的“唯一选择”正如国有新闻媒体新华社谈到陕西这一事件的时候所说的:“之前,石油知识让小部分人富起来了,如今全部人都因此富起来了”那么,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