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东莞警察洗劫民工 行恶者摇身一变成局长

作者:滕砝揍    发布时间:2019-08-15 13:02:00    

他表示自己的遭遇只是农民工在“改革开放”城市所遭受的刻骨铭心残害的血泪史的一个缩影而带头无法无天行恶的前虎门公安分局局长陈巨林,却摇身一变当上了城管局局长如果法律帮助不了弱势民众,他就有可能会像杨佳一样走上极端 取消“烈士”待遇 政府欺骗不予解决 王直桂,今年38岁,家住湖北省崇阳县肖岭乡丰□村11组他爷爷曾任“红军”的师长,在“解放战争”时期牺牲他对记者说:“我们家本来是烈属,但是10年前左右,当地政府取消了我们的待遇我妈妈当时70多岁了,到区政府上访了几十次,政府用欺骗的手段每次都对她说,你回家吧我们给你解决,但是人走后,就不了了之了,她现在80多岁了,一直没有生活来源父亲已经去世了” 王直桂表示,92年的时候湖北老家很贫困,在当地找不到工作,听说广东那边可以打工赚钱,就想到那里挣点钱但是到东莞之后才发现找工作是很难的,就是找建筑工的活都不容易找到 初到东莞就遇警察疯狂打劫 王直桂说,他是92年6月去的东莞,到东莞的第二天就被警察和保安洗劫一空他们随意打人后还要关押民工,并搜身抢去他们身上所有的钱 “那天我与同乡在东莞虎门龙眼工业区找工作途中,被几名警察和治保人员拦住索要暂住证我赶紧拿出火车票说是刚来的,一个穿着警服、满脸酒气的人吼道:火车票顶个屁用说着就把车票撕个粉碎,随手一抛,满地都是白色碎纸霄,完全没有我们说理的份儿一个穿着便衣的治安人员从警察的身后跑出来对着我的肚子就是一脚,我想吐,却怎么也吐不出来,想吐的感觉盖过了痛的感觉” “接着我被押到龙眼治保会,到那里一看已有二、三百人,都是附近工厂的打工仔、打工妹,一个个的被搜身,我身上仅有的180元钱全部被强抢去,关押至晚上12点多才把我们放了” 王直桂在申诉材料中写到,每个去过东莞的人,都会遇到地方恶势力的勒索,一下车就有一群利欲薰心、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的地方恶势力对外来民工,疯狂的在路口、出租房等场所进行敲诈,我们外来工的血汗钱被这帮为所欲为的匪徒吸干纳尽即使有工作证和身份证也同样被关押和拷打这种触目惊心、刻骨铭心的厄运使我们民工兄弟姐妹们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都恶梦连连…… 如狼似虎查外来“三无人员”暂住证 王直桂表示,在东莞外来人员都被称为“三无人员”,没经历过的人很难想像警察查他们暂住证的恐怖程度,“没有遭受过非人折磨的人,很难想像到我们一听到这个特殊的称呼,心中就感到战栗未来东莞之前,对于东莞警察对“三无人员”的残酷无情,我早有耳闻,自己亲身经历时比想像中的还要惨三分” “到东莞的第四天晚上将近12点钟,我到朋友处玩,在朋友租住的房门口隐约听到从村子里传来阵阵哭喊声,还有哀求的声音,狗也在叫,总之相当乱,不时有衣冠不整的人从村里跑出来,后面有治保人员拚命的追,很多人没命的逃……” “进了朋友租住的屋子,关上房门不敢开灯几分钟后,房门被人用铁棍敲得山响有人喊:快开门,快开门,派出所查暂住证的,不开就把门踢烂,抓到了就往死里打朋友一听怕了,怕他们把门踢烂了要赔偿,怕警察发了火抓到了往死里打刚一开门就有两个如狠似虎的人冲进房间,抓住我俩就是几个耳光,我朋友的鼻子立马流下了鲜红的血,我的脸被打麻木了,眼冒金花” 王直桂说,他和一百多人被押到大宁治保会,那里哀嚎声一片,如世界未日警察之所以半夜三更查三无人员的暂住证,就是利益的驱使,被查到的民工至少要拿出几百元交给他们,才能逃过一劫,因为东莞是一个完完全全被恶势力控制的城市东莞的发展史:是一部新一代农民工的血泪史,说东莞是靠抢劫发展起来的并不过分 局长非法动用枪支打死打伤民工 王直桂表示,为了躲避凶恶的警察和治保人员经常性的查暂住证,三无人员睡觉的地方选择在山上的墓地旁 “92年6月23日晚,我与同乡在北栅树田村的山上睡觉一点钟左右,在睡梦中听到有人大声喊被惊醒后同乡说:肯定是查暂住证的人来了我们站起来就跑,谁知没跑多远就听到几声枪响,我被打中大腿倒在地上,几个持枪人将我抬到停在路边的一辆小汽车里,汽车开到北栅派出所停留半个小时后才把我送去虎门医院” 王直桂对记者回忆到,那晚警察当场就打死了两民工,一名叫周辉,是湖南省隆回县丁山乡人;另一人叫王四明,老家是湖北省通城县大坪乡指使警察开枪的是当时东莞虎门公安分局局长陈巨林他是非法使用枪支及进一步逼害民工的主要元凶,后来又升官当了虎门城管局局长 近日记者给陈巨林打手机核实王直桂的说法,陈首先承认他在当城管局局长,对记者的查问,他回应:他(王直桂)说的不可信,你要想了解情况就到我们当地来 逼假口供身体致残 神经错乱 王直桂回想被枪打伤后的情景时说:“那天我在医院的病床上睡觉,被胸口阵阵疼痛痛醒,挣开眼时;看见几个派出所的人站在我的病床前,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钥匙使劲往我胸口扎,并说:“你要老实点,我保证把你的腿治好,到时给你车费回家,你说做了违法的事情也没事,反正你的腿断了走不了路回家等等原来他们要威逼我做一份假笔录” 王直桂在医院治疗仅四天,伤情还没好转就被关进北栅派出所一间黑房里,该房仅留一个洞口,一位老人从这个洞口一天送一、二次饭给他他说:“当时我大腿发炎根本不能行走,头几天没吃过饭在这间黑屋子里度过了6个月不见天日的时光期间派出所不断审讯我” “警察为了得到我抢劫的假口供,常常动用警具打得我死去活来特别是冬天,竟从电冰霜里取出冰冷的水往我头上浇,浇得我全身又冷又湿,冻得我只想死去就这样在北栅派出所的人,每天对我轮流审讯、逼供,我浑身上下都被打得伤痕累累我是在严刑拷打下度过的最痛苦的6个月带头打我的也是陈巨林和其他警察到现在,从我身上还能明显的看出一百多处东莞警察为我留下的伤痕” 王直桂表示,渐渐的他被折磨得人变了形,瘦得皮包骨,神经也承受不住,出了问题“他们又把我送去虎门看守所,看到我的情形看守所不愿意接收最后还是把我关进该看守所关押三个月后,在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后,在他们确认我神经错乱、无法恢复记忆后,北栅派出所才通知我的家人接我回家” 养伤10多年 起诉行恶者无果 王直桂说,我根本没有犯罪事实和违法行为,派出所不仅非法使用武器、警戒造成我身体严重伤害而且对我错误关押9个多月,这一系列的迫害致我身体残疾导致两条腿长短不同,走路一瘸一拐,生活无法自理为了给他治病,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还欠下一身债务,一家三代住在仅有的两间破瓦房里,我一身是病,生不如死…… 他说:“到了2007年,我的病情才有所好转,对我被打的过程才逐步回忆起来我年迈的母亲有了一丝惊喜,这对东莞警察来说绝对是个奇迹” 王直桂表示,07年,他向东莞市公安局申请国家赔偿,当地公安局信访办的领导叫他不要在这里吵了他寻求司法救济,可是这个渠道也被权利和腐败所堵塞 “我上下奔走,找了很多家律师事务所,想聘请律师但对于我的不幸遭遇,没有一个律师敢于受理正如东莞市司法局对面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很无奈地对我说:“你这个官司在这里,没有那个律师敢接你的案子我们也怕东莞公安局的小人陷害,我们律师也要吃饭” “我千方百计的努力争取,结果是好不容易开了庭,但开庭之日,却没有律师只有小学文化的我多次发言被法官打断,对于我的权利和主张,很难进入他们的“法眼”最后的结果是,我得到了一份对我极不公正的判决——他们以本案超过了“诉讼时效”为由,驳回了我的诉讼请求” 王直桂最后说,我就是有生命危险也要讨回公道,还我清白!现在什么活也干不了,有机会时在网上看看,对杨佳杀警案及三鹿毒奶粉案都有了解,对社会极度失望,但我不会轻易放弃,希望东莞市公安局能对自已的违法行为面对社会,面对法律!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