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平台官网登录

中外体育史上兴奋剂丑闻大观

作者:阳瞰离    发布时间:2019-05-08 10:13:00    

近代奥运会在所谓“更高、更快、更强”的宗旨下,每一届都在上演着各种各样的兴奋剂丑闻事件,国际奥委会屡禁不止,尤其是中国运动员被曝光的集体使用兴奋剂案例,数量之多规模之大,世界罕见 本届奥运会,北京为打造“最干净”的奥运会,国家体育总局奥运前一个月宣布,八位运动员在兴奋剂检查中呈阳性,其中包括国家集训队的著名游泳选手欧阳鲲鹏和男子摔跤选手罗猛,希望以此杀一儆百,也向世界表明中国打击兴奋剂的决心和姿态 欧阳鲲鹏是中国男子50米仰泳短池亚洲记录和全国记录的创造者,但在国内游泳界却有“国际大赛不出成绩”的运动员之称据悉,这种情况很普遍,许多运动员在国内往往成绩斐然,在国际比赛中却不尽人意,令外界质疑其成绩的真实性,是否国内运动员集体使用兴奋剂 中国:集体兴奋剂丑闻最多 中国1993年第七届全运会是中国竞技体育的全盛之年据网易体育2008年6月27日报导,单在田径场上,辽宁省田径队“马家军”就扫平了多项世界记录,足足有半个“加强连”的选手挤进当年世界田径的前十名 可是,在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风光无限的“马家军”和游泳队相继出事,据中国网 2005年10月21日报导,包括熊国明在内的11名中国运动员兴奋剂检查呈阳性,全部是奖牌获得者,其中游泳运动员7人这是中国选手首次在国际大型运动会上发生集体兴奋剂丑闻,给中国体育和中国声誉带来致命打击 从那以后,中国队集体服用兴奋剂的丑闻不断被曝光据羊城晚报2007年10月11日报导,1998年世界游泳锦标赛前,中国游泳选手原媛和教练在澳大利亚悉尼机场被海关查获携带违禁药物生长激素,4名运动员赛前尿检呈阳性 2000年,辽宁省田径队著名女子中长跑教练马俊仁手下“马家军”中的尹丽丽和宋丽清被查出服用兴奋剂,遭到田管中心两年禁赛处罚,结果马家军无一人入选奥运阵容 BBC 2001年11月1日报导,山西省九名田径运动员和教练,因藏有大量价值约20万元人民币的违禁药物,被禁止参加第九届全国运动会 2006年8月,在一次哈尔滨训练基地的突击检查中,鞍山市田径学校一些人被发现正在给准备参加辽宁省第十届运动会的青少年运动员注射违禁药物,并在该校校长邵会斌的房间内查获大量上述违禁物质鞍山田径队之后被取消参加辽宁省十运会资格 最轰动的兴奋剂事件要属湖北省女子举重队,她们2005年集体使用违禁药物,并在兴奋剂检查中集体作弊,这一事件导致12名运动员受到禁赛的处罚湖北女子举重队因此停赛一年 有人分析,中国的全运会是全“药”会,既比赛谁的药物最能提高运动员成绩,又最能防兴奋剂检查据华奥星空网2005年9月29日报导,许多运动员好成绩只在全运会上昙花一现,一到国际赛场上,就会集体疲软,因此全运会的好成绩也就屡屡被质疑翻翻目前田径的全国记录,几乎80%以上都是在全运会上创造的,其中不乏世界级的数字这难道是巧合吗 落入“药罐”的著名运动员还有刷新世界三项记录的辽宁举重运动员尚世春;十运会万米决赛亚军孙英杰;世界记录保持者及全国游泳冠军吴艳艳;中国男子“百米王” 周伟;中国足坛张帅;多哈亚运会铁人三项冠军王虹霓,王也因此无缘北京奥运会…… 揭示中国体育界滥用兴奋剂 成都商报记者在2005年6月29日采访了湖北女子举重队教练刘少军,他道出许多无奈以及不为人知的故事刘少军认为,搞体能项目服药是一个很普遍的事情,抓住了只是运气有点背,不得不就此结束教练员生涯,他说:“没什么后悔的,大家都一样,只是我出了事,就臭了,我也认了” 刘少军表示:“在组织调查时,我已将所有责任都承担了”“没办法其实我以前就曾说过,宁愿在门口扫地也不愿意进训练场,因为进去了就要做这种事”他还说:“其他省份的科技条件比我们好,有些省份还有自我检测设备,我们湖北的科技太落后了” 当成都商报记者问:如果你的公职没有保住呢刘少军表示:“如果他们做得这么绝,我也会做绝的那时候就不是你们来找我,而是我打电话找你们,把所有东西都说出来” 孙英杰的兴奋剂丑闻曝光后,她曾威胁说,“别逼我说出真相!”“总有一天我会说出事情的真相!”但之后并没有透露其真相 服用兴奋剂已成了不少中国运动员必须遵守的“潜规则”据《半岛晨报》今年7月1日报导,多次荣获世界冠军、具有“蛙后”美誉的罗雪娟是中国女子泳坛绝对的领头人物她曾说:“我是干净的,但我身后的这池水太脏”,直指游泳界各种“潜规则”和其他藏污纳垢之处这句话曾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从此罗雪娟就很难在泳池亮相,也无缘于今年的北京奥运 今年7月21日,在德国电视台播放的一部有关兴奋剂在中国普及程度的记录片中,曾在汉城奥运上荣获 200米蛙泳银牌的中国选手黄晓敏站出来公开作证:在1980年代,中国游泳队曾集体服用兴奋剂“我们被有规律间隔地给药”,她告诉短片制作人“通常都是在我们宿舍的一个房间内执行我没有办法每天服用,因为副作用太强” 目前黄晓敏在韩国担任游泳教练 现旅居法国的“六四”见证人、民主之家成员王龙蒙最近向大纪元记者披露,中国运动员受到上级压力,为奥运金牌和名次被迫吃类固醇类激素的事实而且这种现象普遍存在 王龙蒙说:“我的一个好朋友是体育运动员,今天就回国了他就很痛苦跟我说,我不能参加奥运”“我们领导和教练逼着我们吃激素,我拒绝吃这个,因为这个对身体长久以来造成伤害”他还说:“你三、四个月吃,到比赛前一段时间停了,就检查不出来了这些激素早就融到你的血管身体里头,早就变成你身体速效机能的一个部份,是很难查出来的” 国际最著名兴奋剂事件 现代体育中的兴奋剂现象,要从19世纪下半期说起当时人们已经认识到竞技体育的重要性,从化学合成药物的作用中受到启发,一些运动员开始藉助药力提高比赛成绩 最早使用兴奋剂致死的是1886年英国运动员,29岁的阿尔蒂尔·林顿,在法国波尔多至巴黎的600公里自行车比赛中,他因病不得不中途退出赛场,后来查明,他服用过多的苯丙胺两个月后,他神秘地在一家麻风病院里悄悄死去 最近一例致死事件,在1960年的罗马奥运会上,丹麦运动员克努德·詹森在自行车比赛时,突然倒地死在赛车旁经查,他服用过量苯丙胺和酒精的混合剂他的死震动了全世界,唤起人们对兴奋剂重新认识,并令国际奥委会痛下决心大力打击兴奋剂 体育史上最大的欺骗事件之一,2007年10月6日,美国女飞人马里昂·琼斯终于承认,她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使用了 违禁药物类固醇类的兴奋剂,并就此宣布退役,交出7年前获得的3金2铜共5枚奖牌这位“女飞人”留下了遗憾的泪水 最臭名昭著的“药人” 是加拿大短跑名将本·约翰逊,1988年汉城奥运会,约翰逊以9秒79的成绩打破尘封多年的100米世界记录,一举成为20世纪体育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和加拿大民族英雄但因药检为阳性,他的辉煌只持续3天结果这个被誉为“代表人类运动极限的人”成为“当代最大的兴奋剂丑闻主角” 在经历了两年禁赛处罚后,约翰逊又重返赛场,100米成绩仍处于加拿大的前列水平然而,1993年,在蒙特利尔的一次国际田径赛上,约翰逊又一次被查出使用违禁药物国际田联宣布对约翰逊终身禁赛约翰逊就这样身败名裂,彻底结束了自己的田径生涯(阿波罗网编后案:外国人使用兴奋剂是个人行为,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